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获救“黑窑工”(徐海洋)流浪半年返乡  

2007-11-28 11:2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获救“黑窑工”流浪半年返乡

  今年5月,山西“黑砖窑”案发,震惊全国,当时传出消息,我省临泉和萧县各有一人被困“黑砖窑”。但今年6月15日,山西方面传来的第一批31名被解救人员名单中,宿州市萧县人徐海洋(又名徐亲信)却一直下落不明。

    徐海洋去了哪里?在被解救之后的半年里,他为何有家不回?11月15日,从萧县传来一条让人高兴的消息:徐海洋在流浪半年之后,被山西省民政部门发现并送回了家。 

    回家劫后余生终日精神恍惚

    昨日,在萧县王寨镇杨集子徐海洋的家中,记者见到了徐海洋。他穿着一件新的黑色夹克,崭新的牛仔裤,样子显然比刚被解救时的照片上精神得多。

    但是,仅仅几分钟,记者就发现徐海洋的精神有些恍惚,目光始终不能聚集在某一个点上,眼神游离。在记者与其交谈的一个多小时里,他说话一直像在自言自语,偶尔面对记者讲述时,也听不清其所言何事。但可以确定的是,他是在描述自己在山西黑砖窑所受的苦难。

    徐海洋的哥哥徐亲礼告诉记者,弟弟回来以后一直显得神情恍惚,思维有时清晰有序,有时则杂乱无章。经过近一周的休养,徐海洋的心理状态稍有好转。“刚回来的时候,弟弟都不敢大声说话,无论跟谁说话都像是自言自语。”徐亲礼说,与2005年离家以前相比,弟弟好像换了个人。徐海洋虽然没上过学,但以前很精神,说话也不像现在这样。谈到这里的时候,坐在旁边的徐海洋的父母和其他亲人都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落难打工遭窃流落济南被骗

    那么,徐海洋究竟是怎样陷入“火坑”的呢?从徐海洋凌乱的回忆中,记者努力跟着他寻找答案。

    2005年10月27日,徐海洋到苏州打工,然而由于没有文化,他在那里干了不到一个月就想回家。徐海洋找到一起打工的老乡,借了200元钱,坐上了回家的汽车,接着便睡着了。但不知什么原因,徐海洋一觉醒来想下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在苏州城里,行李也全丢了。就这样,徐海洋流浪在苏州街头,直到有一天,他在苏州火车站附近捡到一张北上的火车票,才登上了一趟向北的列车。

    “等我下车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坐过了站,到了济南。”身无分文的徐海洋,又开始了在济南的乞讨生活。

    大约一个月后,他讨饭时遇见了一个穿皮衣的人,这个人对他说:“你这样讨饭也不是办法,我给你找个活干吧,包吃包住,一个月1000多块钱。活也不重,就是给人家工厂打扫打扫卫生。”徐海洋听后觉得很合适,就跟着此人坐上了一辆中巴车。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徐海洋原话:“反正是很长很长的距离,因为在车上我睡醒了很多次”),车子停在一个山窝里。

    一下车,徐海洋就被几个凶狠的男子围住。这时他才知道,自己要在砖窑做苦力。在徐海洋到达之前,已经有30多个与他经历类似的人在那里干活了。

    哭忆忍饥受冻鞭子底下劳作

    “那个时候还没开始烧砖,但我和其他30多名劳力一起,在为烧砖做着准备工作,并且被打手紧紧看住。”徐海洋痛苦地回忆。

    窑场开始烧砖以后,就开始了繁重的劳动。2006年春节后,徐海洋开始了一生中最不堪回首的一段经历。回忆这段经历的过程中,徐海洋几次说到自己被打,说到想家却不能回很想念亲人,说到自己生病也要被迫干活……他数次流下眼泪,徐海洋的母亲和姑姑也都不禁失声痛哭。

    徐海洋说,2006年春节之后,窑场开始生产,每天都要工作很久,早晨起来干活的时候太阳还没出来,到深夜才被准许睡觉。

    徐海洋说,每天吃饭也是重复着挂面、挂面、挂面,有时候早晨会吃些面疙瘩,也是少盐寡油。中午会做点菜,无非是南瓜、土豆之类,难以下咽;冬天没法干活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就是吃凉馒头喝凉水,他几乎从没吃饱过。睡觉则是几十个人睡在毛坯房里,没有床,盖的只有一床薄被,冬天冷得直打战。工人们睡觉的时候,有人在屋外看守,上厕所也只能在房间里解决。

    恐惧逃跑工友遭毒打后消失

    除了生活条件艰苦,最让徐海洋害怕的是非人的殴打和折磨。

    徐海洋说,砖坯、铁锹、钢筋是最常用的打人工具,他全都挨过。在那里干活慢了要挨打,起晚了也要挨打。有一次,打手带着工人们去河里洗澡,因为他走得慢了点,还挨了一砖头,更不用说逃跑被抓回来了。“和我睡在一起有个叫刘保的,50多岁了,跑了两次都被抓回来,第二次被抓回来以后,就在我睡的旁边,好几个人打他,我们都不敢看,也不敢出声,当时我吓得用被子蒙上了头。后来打过就把他拖出去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徐海洋告诉记者,他其余的事都不知道,因为工人们之间是禁止交流的,一旦被发现互相说话就要挨揍。因为和刘保睡在一起,所以才知道他的名字,至于他家住哪里等具体情况,根本不知道。

    “你看我这里,当时都露出骨头了。”徐海洋掀起裤腿,腿上伤痕累累,头上也有伤疤,有几处连头发都长不出来。徐海洋说,有一次他发烧了,仍必须坚持干活,工头只是给了他几片消炎药。晚上他想家,只能偷偷躲在被窝里哭。

    那么多人中,徐海洋只见到过一个50多岁的老头被送出去医治过。“挖土的时候,土坡塌了,好几个人都被埋进土里,挖出来以后,老头伤得最重,浑身都是血,然后就被送出去了。”徐海洋说,两个月以后,老头又被送回窑场,干不了重活,于是让他在山上放羊。

    维权错过开庭家人准备起诉

    今年5月,黑砖窑案发,当时徐海洋就在第一批被解救人员名单中。但是,解救人员却发现徐海洋失踪了。

    徐海洋去了哪里?为什么直到11月才回到萧县的家中呢?

    徐海洋回忆说,自己当时看见没有人看管了,也不知道有人来救他们,便和其他几个工人一起跑了。但后来是怎样失散的,他却无论如何回忆不起来了。当晚,徐海洋和几个工人翻过山头,跑到了镇上,但是没敢停,继续漫无目的地跑,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可能是附近的某个集镇上。其间,他去过一个建筑工地当小工,也去过附近的小炭厂出过劳力。最后,徐海洋竟又鬼使神差地跑回原来窑场所在的镇上,并开始了乞讨的生活。直到不久前的11月13日,他在山西临汾市洪洞县广胜寺镇街头,被几个学生误认为是小偷报警后,才被当地公安机关发现。之后,公安机关与民政部门取得联系,于本月15日将他送回萧县老家。

    徐海洋说,以后再也不出去了,就在家守着几亩地过日子。他说以后连萧县城里都不去了,因为自己被人骗怕了。看着年轻的弟弟,徐亲礼很伤心,更担心,“他还那么年轻,身体、精神被摧残成这样,以后怎么过日子呢?直到现在,身上的那些伤疤都疼!”

    徐海洋的家人说,案件开庭审理时,由于徐海洋下落不明,没能出庭,所以当地法院根据窑场场主的说法,只按每月1400元赔偿了3个月工资,共计4000多元。最近,徐家准备与黑砖窑所在地的法院取得联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范迪 武长鹏)
来源:《安徽商报》     
创建时间:2007年11月22日10:08:57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