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律师日记:援助窑工周道明(之三)   

2007-08-17 10:5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援助黑窑奴工周道明山西之行日记三
评论/浏览(0/6)发表时间:2007年8月16日 15时52分
[%repeat_0 match="/data/option"%] [%_repeat_0%]
[%=@title%] 律师日记:援助窑工周道明(之三)   - i.amv -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count%]票 [[%=@percent%]%]

提交
    8月15日
    昨天在烈日下,跟着周道明一起走了一个多小时,虽然很累但晚上还是久久不能入眠,整件事情感觉疑窦重重,不知道我们能否揭开层层迷雾。
   早晨几个人碰面商量,决定今天的工作内容是去法院查阅仙俊秀一案的案卷,了解周道明是否确定为该案的受害人以及法院审理查明的情况,然后去公安部门了解周道明案件的处理情况,再去工商部门调查这个砖厂的工商登记。早晨向郑市长和劳动局长说明以后,他们表示我们不要自己去,很难找到人,他们马上联系有关部门配合我们工作。等到九点半,还是没有消息,我们决定自己去找,刚下楼就发现劳动局的几位领导就在大堂里,安书记告诉我们再等等就可以了。盛情难却,大家只好继续等待。等待期间,我们继续和周道明说话,问他到了这里几天了,他非常准确的说2天,今天是第三天了。我们非常惊讶,看来原来以为他对时间没有概念和记忆是错误的。于是继续问他在昨天带我们去的那个砖场到底做了多久,他还是说两、三天,但又告诉我们是过了一个冬天又一个冬天,两天就是两年。我们问为什么这一次我们不是来了永济2年呢?他说了一句让我们非常震惊的话“干活的时候一天就是一年,现在不干活了一天就是一天”。看来是有人控制他,并且告诉他们一天就是一年。我们问他冬天和谁在一起,谁带着他,他总是说大姐夫。连续几天,他都是这么说的,我们认为这个人肯定存在,并且一定和周道明有着什么关系。他还告诉我们这个大姐夫很大势力,在大会上说话,口才很好,他的牙齿是一个姓唐的人踢掉的。
    大约十一点半,永济市法院的刑一庭庭长李平海来到房间,他是仙俊秀这个案件的审判长,他告诉我们是有这个案件,但受害人当中没有湖南湖北的人,也没有周道明,案件是7月18日起诉到法院的,7月29日开庭,30日检察院撤回对仙俊耀的起诉,现在案件已经审理终结。我们要求提取判决书,他给我们看了起诉书和判决书但表示不能拍摄和复印,判决书认定的内容大致是仙俊耀承包了下麻坡村村南的砖场,和村委会签定合同,合同期是2006年1月1日至2010年底。2007年3月,仙俊秀将砖场的劳务全部承包给河南人姚海涛(在逃),姚海涛从西安、郑州等地将郭伟、周宇飞、花运臣等30多个民工(其中2个是 1992年出生的童工)骗到这个砖场打工,四、五名同乡对民工日夜看护,强迫民工进行长时间、超强度的体力劳动,对干活慢的或想逃跑的民工持木棍、三角带殴打,每天工作14小时左右,而仙俊秀听之任之,最终法院以强迫劳动罪判处仙俊秀有期徒刑两年半。庭长说这个判决书是国家机密,我们马上反驳说公开审判的判决书不是国家秘密,我们有权知道,社会也有权知道,他又说这是法院领导的意思。而我们等了一上午,只是看了一下判决书,我们觉得时间很浪费,向劳动局提出我们要自己去找公安局和法院,如果不行的话就向县、市领导反映情况。薛局长说,公安部门在侦查阶段,目前不允许也不方便了解案件情况,其他部门他们会帮助我们联系。
   下午,我们决定继续跟随周道明寻找,寻找他住过的和那个姐夫住的地方,寻找他被踢掉牙齿的砖窑。出发前,我帮助记者去网吧发照片,让他们出发的时候叫我,主任看到我的身体状态,出发的时候决定要我休息。呆在网吧,心里难受得很,发完照片根本没有心情上网也没有心情回房间休息,满脑子是关于他们寻访之行的想象。好懊恼,我应该一起去的。
   高记者在信息里告诉我已经找到了姐夫,但他不承认周道明的工作时间,周道明在永济的时间可以追溯到2003年。我心中充满了期待。
   晚上,终于知道了下午的寻访经过,周道民引导车子直接到了一个砖窑,“上高砖场”,告诉大家这是他做事的地方,一个胖胖的男人从一间房间出来,问他“大姐夫吧”他说“是、是、是”,问周道明什么时候来的,他说“2003年,不对,是2004年!”问他做了多少时间,他说只有十多天,而且还给了工资。在窑洞里,有工人在拉车,周道明非常主动地去帮忙,在外面的砖场,他和工人一起搬砖,非常熟练的四个一摞,看来他早已是熟练工了。接着,他还带着大家去找了3家砖场,除了最后一家记忆有些模糊外,其他都非常清晰,他还指给大家看其中一家厨房,说现在比以前好多了.公安机关也没有闲着,今天找到的几家专场昨天公安部门就已经对老伴进行审讯了,看来他们已经有相关线索。
   在山西的几天,也许是周道明一生中过的最好的日子了,劳动局的领导每天安排了吃住行,每天我们陪着他聊天,走路,开玩笑.他拿着高记者的摄像机采访别人煞有介事,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完全健康的周道明。应该说,他是不幸的,根据他的回忆,他这十五年都在干活没有得到过工资以及相关的劳动待遇,他只是获得最基本的温饱,同时他也是幸运的,他在十五年中依靠自己的劳动生存了下来,也因为他还能劳动所以他没有流落街头,如果不是这次黑砖窑整治行动,他真的就会这样客死他乡,因为我们感觉他已经完全被驯化了,一旦他的劳动能力丧失,也许他就会在病痛中枯萎死亡。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