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答网友问   

2007-09-24 10:1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匿名] 22 [220.248.129.*] @ 2007-9-23 23:49:39

找到了又看着人在那里流浪几天,这不是做事的人的样子,找到了又爪子,多少觉得有点虚为的热心肠,我早就说过要找的话就要拿个方案出来,找到了又怎么样进行下一步.送回老家吗?家里能养得起吗?和家里人联系过吗?找得到人家吗?空谈,光倡议下就完了吗!

***********************************

有人质疑,所以解释一下。写得长了,所以又干脆当成一篇新日志。

[匿名] iamv [124.64.5.*] @ 2007-9-24 10:08:26

所谓“找到”,是有人说看到像他的人,但总希望拍到照片再确认一下,所以耽搁了两天。
既然人家在流浪,所以不是看着他在那里流浪了几天。跟我讲了以后,网友就再没看到他,我一直在等她发照片过来。另外我跟这位网友素味平生,她也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我不可能苛求人家到处追踪这人的下落。
另外,我本来也打算要过去了,因为即便不是冯建伟,如果是其他流落的窑奴,如果去能帮到他们也有意义。但我和我的朋友也有需要准时上班的工作,需要照顾的家人,没办法说走就走。
我承认我是有点虚伪的热心肠,我不可能真正牺牲太多的精力/金钱/时间去做这件事。我从来就觉得在这个世界能够独善其身已经值得尊敬,哪怕他不帮助任何人。所以我也对自己能够稍稍往前迈一步已经很感满足,哪怕这是虚伪也好。在这个世界,能够做一个善的姿态同样难得,所以尽管别人骂当时的山西省长,尽管我也知道省长的道歉也许不够真诚,但我也认为,他做的已经比同时期的大部分官员好很多。
怎么找?找到又如何?我不是没有面对这样的问题。但你真的希望由我来回答吗?你真的指望我能够回答吗?中国有多少这样失踪的人口,有多少人耗尽家财也找不回自己的孩子。
另外,我只联系过一个以为冯建伟是他孩子的的家里人,没找到之前我没法确认他真的是冯建伟家里人。
至于“空谈”,我可以说确实如此。只是唤起关注罢了,能够唤起关注我觉得已经不错了。
但我并不觉得这样就不好,对于你来讲,是“空谈”,对于我来讲,是某种形式的祈祷。
我从不奢望神迹的发生,因为他的到来就像贼入室,是不可预期的。

******************************************

[匿名] 再回楼上 [220.248.129.*] @ 2007-9-24 15:11:25

1.我不是针对你一人讲上面的话.不是因你做了事而责备你. 也许你能做到这一步已很难得的.我针对的是一个群体.
2.我为两个可怜的孩子感到难受.
3.就事论事,中国的一群知识分子(我不知道这个称谓何不何适),能发起一场较为深入的宣传寻人救人,却没有具体的援救办法,不能不让人认为是无能.就如你所说,仅仅只能是依靠个人的愿意作为.
4.如*果*做这样的事,仅仅做个姿势就够了,渲泄一下自己的情绪就够了,至于结果,不重要,那自己所向往的东西,永远都达不到,它永远只能是个姿势,或者仅比没有姿势有进步多了.如果目的仅在于此,孩子沦为二次的牺牲品.

 

——————————————————————————————
以下为27日更新

和黎明在晋城转了两天了,一无所获。silence说的那几个流浪者,我们都没找到。现在外面下雨,估计他们都不会出来在街上走,于是进网吧跟网友汇报工作。

心情有些沮丧,回这篇博客来,再回答网友提问……

[匿名] L [220.248.129.*] @ 2007-9-24 15:55:14
对于你来说,确实已很难得,甚至让人感动.对于那两个人来说,他们被耽搁了,他们被排在最后,他们不被重视.
你没有错,如果有详尽的事先安排,一旦发现他们如何处理,有一个网络(如果所有发起者在之前就此讨论过,分过工会非常明确,而变得容易),有一群人来应对这件事,而不是由你个人来承担.

--------------

我只能说,不容易。有详尽的事先安排,安排了如何处理,有网络,所有发起者就此讨论过,分过工……仍然不容易。

怎么不容易?不大想详细诉苦。反正不像你想的这么容易就是了。

你是说可以成立个组织,渐渐发展热心的成员吗?大家都是中国人,别让我把你当外宾了。

********************************
对于你来说,确实也已经感到满足了.满足于自己的热心肠.对于孩子来说,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所以我想得出的结论是你在乎的不是帮助他们,只是满足于自己的施舍欲望,只是为自己感动一把.

----------------

这是诛心,所以很难解释。但即便如此,你也应该相信如果对孩子能有实质性的帮助,我们会更有成就感,感动自己的程度更深一些。

我说“满足”了,本来是以为你明白这是言不由中,是不想悲观才降低预期。都说过“抱最坏的打算”了。

*************************************

刚才已说过,我并不指望你来回答.这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能力能做的事.所以我还是强调,要做事,就得要同心协力,个人不能胜任的工作,再努力了达不到目标, 帮不到人,也是白做了.也许你觉得你很委屈,因为你关心了,你努力了.但是在这样严肃的问题上,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失败,不是一个人的失败,而是全体的失败,全体唱高调者的失败,全体有向往者的失败,因为他们也只是散沙一盘,他们不能做事.孩子仍然未能获得帮助.(也许我忽略了你的委屈,请你原谅.)
----------------------------------

我同意,如果必须要承认这是一个失败,“这是全体的失败”。但这怎么会是因为“他们不能做事”,你说的“他们”,是所谓的“唱高调者”,“有向往者”,是你说的“一帮知识分子”。我想问的是,那他们呢?收了我们的税,本该对这个社会付起管理责任的他们呢?一帮知识分子是来做这事的吗?难道这帮知识分子的责任不是应该坚持唱所谓的高调,开启民智,澄清谬见,建立共识?

指责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是很正确的事,但不也是很荒谬的事吗?

*****************************************

我想可以看出你自己也很矛盾,倒底是不是空谈,倒底是不是只祈祷就好了,倒底是不是只等着神迹发生,我想这需要思考.如果真能下了这样的定论,只坐等着神迹发生,那他永远也不会发生.持这种无能软弱的语调,岂不说了白说,做了白做,大家不如散去.如果真这样无能软弱,那也没有必要谈自由云云,民主云云,这样只能象是呻吟.

(以下不针对你)我很不喜欢很多人都说过的"只是唤起关注",那两个孩子成什么了.另外,如果标榜自己是自由主义者(不知道这个词用对没有),孩子和我们是平等的,如果真关心他们,那请向对待朋友一样平等对待他们,真正为他们着急,真正第一时间想到他们,并为他们想周全. 而不是居高临下的施舍,我愿意施舍才施舍,我有时间有精力才施舍,我愿意说一下就说一下而已.如果唤起的只是这样一种胡涂的关注,还不如不唤起罢了.再另外,如果没有能力帮助,请想办法让自己有能力了再来说事,否则别人看到的只是你博得了有善心的美称,而却没能解除任何痛苦.
------------------------------------

这是我的矛盾,这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矛盾。

说了白说做了白做就不如散去?如果没有能力就等有能力了再来说事?这是你的真实想法,还是一时的激愤之语?真要这样,难道不就是为自己不做事不说话寻找籍口?

推荐阅读连岳的“无用不如打飞机”

我想请你问自己这个问题,你对待谁可以做到你要求别人对这两个孩子做到的这些:真正第一时间想到他,并为他想周全?你对待谁能够在你不愿意付出的时候也要付出,你没时间没精力的时候也要付出?

不管你怎么想我把这两个孩子当成什么了,尽管我在关注整个事件的过程中,渐渐对这两个孩子产生了超出陌生人的感情,但我仍然要说,我只有对待自己的亲人/家人才可能做到你说的这些。

宽以待人。当要求别人的尺度过高,它就会卡到别人的脖子变成一根绳索。

事到如今,有些话不得不一再重复,我也不得不画公仔画出肠。“只是唤起关注”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真的只想唤起关注,而是鉴于现实原因,对实际效果不敢有所预期,所以才这样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指责我们为了唤起公众对黑窑事件的关注,而利用了冯建伟史国强,并没有真心寻找冯建伟史国强。面对这种怀疑还能说什么呢?就像有人指责贾樟柯“伪善”“硬要跟人民站在一起”一样,能说什么呢?

世界太可疑了,我跟你一样,也在寻找纯真的眼睛。

行动的力量本来就已薄弱,而犹疑却更加耗尽力气。我不是不愿意反省,我只是想让自己的力气浪费在天真的寻找上面。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