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北京又见“黑窑奴工”   

2007-09-03 14:1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又见“黑窑奴工” 人身自由被限随时挨打
--------------------------------------------------------------------------------
http://news.tom.com  2007年09月01日 09时58分 中国网 
关键字:黑窑

限制人身自由、不发工资、暴力强迫10余名“奴工”长时间劳动;一名“奴工”价值300元,“上班晚被打,干得慢被打,生病耽误工作被打,逃跑被抓回来更要被打。”北京茹生页岩砖厂人员刘凤海、郑小明和王树军等人因涉嫌强迫职工劳动罪在北京丰台法院受审。

本报讯据《京华时报》报道在9个月间,北京市茹生页岩砖厂人员刘凤海、郑小明和王树军等人以限制人身自由、不发工资、暴力等手段,强迫工人长时间劳动。昨天上午,3人因涉嫌强迫职工劳动罪在丰台法院受审。

独臂工头看押敢跑抓回毒打

北京茹生页岩砖厂位于丰台区王佐乡怪村村东,该砖厂成立于2002年,投资人姓李,承包人也就是老板为刘万清。本案被告人刘凤海是刘万清的小舅子,今年33岁;另一被告人郑小明是刘万清的女婿,今年25岁,大专学历,在砖厂当会计。刘凤海和姐姐都在厂里工作。

检察机关指控,去年2月至11月间,刘凤海、郑小明、王树军伙同他人,违反劳动管理法规,在砖厂内以限制人身自由、不发工资、暴力强迫工人长时间工作等手段强迫被害人李某、柯某等十几人劳动。

上午9点,刘凤海等3人被带上法庭,没有左臂的刘凤海走在最前面,和后面两人一样面无表情。

郑小明说,砖厂约有80名工人,分四个组,刘凤海和王树军分别为两个组的带班。去年年初,工人变得越来越少,老板找不到工人就通过中介“买”,300元买一个。为了防止工人逃跑,白天干活时由带班的负责看管,晚上有打更的看守,此外砖厂不给工人发工资。如果有工人逃跑就要抓回来,“300块买来的,跑了就赔了本儿”。

“每天都有逃跑的,逃跑的抓回来就会被打一顿。”工人沈某说,他干了7、8天后,不想干了,去找刘万清要被扣押的身份证,但被拒绝了,之后他决定和其他5个人一起逃跑。

跑出没多远,沈某和其他人走散了,他沿着公路走,结果看到郑小明和刘凤海骑着摩托车追过来,刘凤海手里还拿着一米半长的木棍。沈某说,追上之后,刘凤海用木棍打了他后背10多下,他倒在地上,刘凤海又用手掐他的脖子,用脚踹他的胸口,郑小明打了他3个嘴巴。沈某说,回到砖厂之后,他又被一顿痛打。

民警去调查也被踢伤

法庭上,刘凤海等3人都表示指控属实,但却不承认打过工人。

然而,公诉人出具的13名工人的证言却显示,在砖厂里,工人们曾多次遭受过刘凤海等人的暴力毒打,“上班晚被打,干得慢被打,生病耽误工作被打,逃跑被抓回来更要被打。”

去年7月18日,厂内工人报案后,民警进厂了解情况时,刘凤海将一民警踢伤。去年12月,刘凤海因涉嫌妨碍公务被警方抓获,警方在对他进行调查时,查出了这家砖厂强迫工人劳动的行为。随后,郑小明和王树军被警方抓获。目前,老板刘万清仍然在逃,已被警方通缉。

是拥有合法资质的正规厂

昨天,公诉人在发表公诉意见时指出,强迫职工劳动罪属于单位犯罪,北京茹生页岩砖厂具备企业法人资格,也存在强迫职工劳动的事实。而刘凤海等人作为砖厂直接责任人员,有强迫工人劳动的主观故意,客观上也实施了强迫工人劳动的行为,侵害了被害工人的劳动权。公诉人认为,刘凤海、郑小明、王树军的行为已构成强迫职工劳动罪,此外,刘凤海还构成了妨害公务罪。

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工人讲述

证件被没收吃饭要扣钱

本报讯据《京华时报》报道砖厂工人分别来自内蒙、湖北、河北、四川和云南。42岁的湖北工人柯某说,去年5月,他在北京西站准备回老家时遇到了一个姓赵的老板,赵说,去砖厂干活每天给30元钱,他就心动了,和另一个人坐车来到了砖厂。下车后,老板刘万清拿走了他的身份证和户口本,“说要办暂住证”,并告诉他不要到外面去。

第二天凌晨4点半,柯某和其他工人一起被叫起来干活,中午吃完饭后继续干,直到晚上7点多。因为对业务不熟悉,柯某没干几天就被机器弄破了左腿,刘凤海上来就打了他一个耳光,之后因腿疼得厉害,没办法干活了。柯某说,刘凤海过去就踹他,他的头撞到了机器的钢板上,当时就出血了,脑门撞了一个大口子,两个技术员给他处理了一下伤口,抬回了宿舍。

除了劳动强度大,工人们还提到了砖厂的糟糕伙食。“每天只有白菜和馒头,馒头吃一个扣两角五分钱的工资,喝的都是凉水。”来自云南的工人刘某说。刘某和柯某的经历相似,被老板找的黑中介“忽悠”来,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有病不敢说,怕被打,干5个月没见过工资。
 
(责编:匡鹏)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