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转:在法治轨道上解决问题—代理黑砖窑受害者申请国家赔偿的努力  

2007-09-04 17:45: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法治轨道上解决问题——代理黑砖窑受害者申请国家赔偿的努力
发表时间:2007-9-4 17:16:00  阅读数次: 3

  

2007822,受黑砖窑受害者陈小军和庞飞虎委托,在中国政法大学张树义教授工作室张亚东先生的帮助下,我们向山西省洪洞县人民法院递交了行政起诉状,起诉洪洞县公安机关行政不作为,要求就不作为带来的伤害给与国家赔偿。94,陈小军和庞飞虎分别收到了洪洞县法院828作出的行政裁定,以原告被非法拘禁期间未曾申请过公安机关履行法定职责的理由裁定“不予受理”。我们认为不予受理的理由不能成立,决定向临汾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洪洞县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不能成立

 

洪洞县法院裁定不予受理的理由是: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第(五)项之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对“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人身权、财产权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拒绝履行或者不予答复的”,才可以提起行政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第(二)项规定,原告“在起诉被告不作为的案件中,证明其提出申请的事实”,起诉人没有提供其曾向洪洞县公安局申请保护人身权的证据,其起诉不符合法定条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第(二)项规定,裁定如下:对陈小军的起诉,本院不予受理。

 

这个理由根本不能成立。

首先,洪洞县法院不予受理的理由是原告没有提出证据证明自己申请过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援引的法律根据是最高院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第27条第二项,而该条的意思是在行政诉讼中原告负有的举证责任,其第二项的意思是原告如果起诉行政机关不作为,就有责任证明自己申请过义务机关履行法定职责,这个责任指向的应该是诉讼中的责任,即如果原告没有提出证据就会被驳回起诉或者被判决败诉,而不是指案件受理的前提条件。洪洞法院的裁定故意混淆了实体证据要件和程序证据要件,用实体证据的要求来处理程序问题,在法律上是不能成立的。

 

其次,即使洪洞法院可以援引最高法院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第27条作出裁定,洪洞法院要原告证明自己曾经申请义务机关履行法定职责的要求也是不合理的。众所周知,黑砖窑受害者当时是处于被非法拘禁的状态,一个失去人身自由的人怎么可能去申请义务机关履行法定职责?制止违法犯罪是公安机关的法定职责,这显然不需要受害人申请其履行职责为前提条件,这与行政当事人申请行政机关从事某种行为不一样,只要公安机关知道违法犯罪事实存在而没有履行法定职责,就构成不作为的责任。显然,在黑砖窑案中,洪洞县公安机关某些干警被判玩忽职守罪已经证明公安机关明知有黑砖窑存在而没有履行法定职责,不作为的责任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为什么代理黑砖窑受害者申请国家赔偿

 

 

首先,陈小军、庞飞虎他们确实受到了伤害,而这种伤害和有关国家机关不履行法定职责有不可回避的因果关系。陈小军在曹生村黑砖窑被非法拘禁了一年三个月,被强迫劳动过程中曾经导致双肩肩胛骨骨折,已经终身丧失部分劳动能力,庞飞虎在此被非法拘禁了两个多月,被强迫劳动过程中多次遭到殴打,致头部多处受伤形成明显疤痕,他们的身体及精神都受到了严重创伤。洪洞县曹生村的黑砖窑存在了四五年时间,当地政府有关部门不可能不知道,据受害者庞飞虎的证言,黑砖窑所在地广胜寺派出所民警着便服曾经多次到黑砖窑,他们被解救以后一眼就认出了其中的一个民警,他们质问民警为什么不早解救他们,民警回答说“为了放长线钓大鱼”。当地管片民警席志强被判处玩忽职守罪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当地公安机关的不作为。

 

其次,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几乎不可能,也不能完全实现公正。目前,有少部分受害者向黑砖窑窑主、包工头及打手们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但是,真正获得公正赔偿的概率极低,因为这些加害人中,最富有的窑主也是农村的一个居民,不可能有多少钱赔,更不用说那些打手了,很明显,他们所有的钱加起来也不足以赔偿陈小军们受到的伤害。另外,前面已经分析过,陈小军们受到长时间伤害,有关政府部门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仅仅向加害人提出赔偿,放过了有责任的政府部门,是不公平的。

 

第三,政府的补偿并没有凸现法治的解决问题的方式。黑砖窑事件曝光以后,洪洞县政府确实以“慰问金”和“窑场工资”的方式给了受害者一定补偿,但是,这些补偿没有体现出政府的责任,也没有通过法治的程序。我们认为,政府任何形式的补偿都不能替代其应负的法律责任,政治的解决方式不能代替法律的解决方式,法律的解决方式有着更为重要的价值。把政府的法律责任纳入法治轨道,通过法治程序给受害人以赔偿,不仅可以实现法律的正义,也是建设法治国家的重要努力。

 

黑砖窑事件决不是偶然的个别现象,黑砖窑能够长期大面积存在折射出我们的制度存在问题,因此,解决黑砖窑问题以及类似的社会问题,不能简单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把直接责任人抓了、判了、撤职了,摆平了就以为了事了。如果政府总是以这样的态度处理问题,而把法律放到一边,我们很难看到建设法治国家的希望,也就很难避免黑砖窑或黑煤窑在某些地方再次出现。我们以为,一个法治的政府一定是一个敢于承担责任的政府、以犯错必纠为常态、知耻而后勇的政府,把政府行为纳入法治轨道,这是制度建设的重要努力。建设法治中国,任重而道远,这取决于每一个公民尤其是政府部门在每一个具体事件中作出的点滴而不懈努力,我们期待着,山西省有关部门能够对我们的理性要求作出回应。

 

 

公盟研究员 许志永 滕彪 2007-9-4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