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消费--关于一则捐款留言的长篇回答   

2008-02-10 11:51: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消费

--留言选登(关于捐款)

 

rock [北京市, 211.103.201.66] @ 2008-2-8 2:00:18

钭先生,拖了这么久才给你的捐款活动帐号里转账,真是抱歉。
记得当时第一次看到这个捐款活动的时候,我几乎留泪。可是现在,我的感觉好像不会那么激动。晕菜,也许是我们越来越见怪不怪了。因为南方的雪灾更惨烈。
希望不会这样。希望大家都不会这样。
祝福你们——罗永浩、王小山、钭江明、黄斌,祝福你们四君子——呵呵,这个称呼很彪悍!
捐款不多,是我与媳妇每月工资总和的百分之一。希望能为黑窑母亲群体多买几斤大米。
上苍保佑人民,超越那一天。


[匿名] 还是个人 [北京市, 60.207.240.5] @ 2008-2-5 23:12:31

我帮你转了
虽然我没法给那些人捐钱
但是我也可以出一份力量

还有
这就是我们所谓的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
呵呵

 

 

放假了,有时间闲,就有时间想。

刚好看到你的留言,顺便就把这两天想的东西一边写一边理一下。

 

    之前提过“审恶疲劳”的话,其实当初山西黑窑风暴席卷整个网络的时候,鄢烈山也有一篇杂文,题目叫《我为什么不惊讶》,这样的事情,在这样神奇的土地上究竟有多少异样之处,其实黑窑奴现像在中国存在超过十五年,范围遍及各地,近年来类似报道不能说数不胜数,但“屡见不鲜”这个词用过来总还是准确的。惊讶,早就是个不合适宜的表情了,愤怒,也渐渐由真实的血气上涌沦落为某种消费似的宣泄。

 

    消费是我们越来越习惯的对待见闻的态度。事件沦为见闻,我们的反应沦为消费,这是这个时代(我比较警惕“时代”这个用词,不过现在我的确感觉到我们身处于“时代”之中)带给我们的悲哀。

    比如“艳照事件”中呈现出的网友狂欢,这是最典型的消费式的反应。当有人指摘阿娇虚伪时,无非是基于艳照中的阿娇与平时作为纯情偶像的阿娇的强烈反差。当年,TWINS以少女纯情浪漫的姿态出道,不料却就此被绑架,从此不能再长大,年近三十仍然不得不与公众的纯情消费合谋,继续扮演不谙世事的纯洁少女。这一款名叫“纯情”的娱乐产品突然被揭露出原来人性,这人性同样有不堪有脆弱。阿娇面临的危机跟中国食品一样,是品牌信誉的危机,不同的是,中国食品面临的是健康威胁的疑虑,其危机的解决需要整个国家的生态觉醒。而阿娇这款产品却只需要转型的任务,以前出售纯情,现在改装性感就行了。

    这就是消费的思路,至于那个名叫钟欣桐的女子,她内心的焦灼,她关于爱情的幻灭,人生的谎言,命运的无力等所有的感悟,不在这种思路的考虑范围之内。

 

    说回黑窑事件,当初,我们的第一个反应是愤怒。但然后呢,鉴于我们各有各忙,而社会对整个事件的反应又依然是有中国特色的运动式的策略,它不寻求通过耐心细致以及艰苦的方法达到对事件的根本性解决,而是寄望于严厉的一次性打击达到对总理批示有一个“交代”,所以,到813日,黑窑事件就被可以宣布准时结束。而我们也可以就此收拾心情,因为有更多的更戏剧性的事件在继续上演。

    “热点”,这是我们经常见到的词。当一个事件成为热点,这意味着它已经被从那个有着具体血肉,带着粗重呼吸,真实地发生着的事实身上剥离开来,进入到消费领域。这是一种悲哀的吊诡,一方面我们希望它成为热点,只有成为热点,才能够使这一事件得到上层关注,才能获得解决;另一方面,当这个事件成为热点,它就不得不面对着消费性的受众,需要就“惨情”度去“竞争”,需要新颖的表达形式,一不留神就跌入苦情剧的泥淖。

    我们的反应完全被引入这道鬼打墙之中。而其实南方雪灾更惨烈,或者黑窑母亲更无助,并不意味着这是一道非此即彼的选择题。用一句很可笑的话来讲,“这不怪我们,要怪怪这个时代吧。”已经有人深谙此中奥秘了,所以陕西林业厅的道歉信会选择在雪灾和春节适时发布,这样便于热点转移。

 

    这个世界的种种令我们做出种种反应。它恶搞我们,我们反过来恶搞它;它虐待我们,我们便大声疾呼企图反抗。可是由此我们便跌入这种恶搞/反恶搞、虐待/反虐待的循环往复中了。我们的反应情不自禁地与这个世界阴险的愿望发生了互动。恶搞更像调情,而疾声呼痛用力挣扎与受虐狂面对暴力的反应也并无二致。

    不仅要警惕这个世界无力的恶意,更要警惕自己无意中成为共谋。

 

    如何“超越那一天”,只好拿出揪出自己头发离开地球的勇气。这是一道超级复杂的题目,并不是政权更迭一朝革命一道方案就可以解决。

 

    这两天看《金色笔记》,多丽莱辛重新讲了西绪弗斯的故事。以下摘自陈才宇的译序:

人生是不完美的,世界是由各种混乱的因素组合而成的一个整体。人类历史的进程就像一大群人向山上推一块巨大的圆石,尽管他们使尽了全部气力,用尽了全部才智,也只能往上推动那么一小寸。在很多时候,战争或错误的革命运动还会使这个进程倒退下来。好在这种倒退并非一退到底,而是倒退到略高于起点的地方就止住了。推圆石的人于是继续努力,虽然要把圆石推上山顶简直遥遥无期(作者没有说哪一天人们可以期望在山顶上见到这块圆石),但他们还是坚持不懈地努力着。

人生的价值在哪里?恐怕就在于这坚持不懈的努力中。虽然成功甚微,但努力本身就是价值——这话莱辛没有明说,但我们显然可以这样去理解。假如大家都放弃这种努力,这块圆石会滚下山来,把所有的人都碾碎、压扁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那些推圆石的人,尽管他们无法把圆石推上山顶,尽管他们所推的圆石甚至倒退了,但他们仍不是失败者。他们用不着气馁,用不着自暴自弃,因为世界就是这么个模样,你不应该苛求它来适应你,而应该你调整好自己去适应它。你应该与这不完美的、混乱的世界达成妥协,与之和平共处。”

 

    这也是我选择的一个方案。而为黑窑母亲捐款派过年红包的方案正是我们这一大群人(十万捐款,)的推圆石行动,谢谢rock,谢谢还是个人(其实我更希望你的签名是这样断句-还是,个人)。转贴,捐款,都意味着“每一个人都可以立即开始改造世界,哪怕它的恶看起来那么强硬。”(转引连岳这句话的时候忽然发现,我罗嗦了半天似乎总觉得说不清的想法,其实连岳这篇《个人苏醒,社会才文明》说得即简单又透彻。本来,不必浪费大家时间读我这篇东西的。)

 

 

    另外还有一句话想引在这篇问答里,但写得已经太长了。这句话就放在结尾吧:

“他是在为一种罪行作证,因此他像一个善良的证人那样,保持了一定的谨慎的态度。但同时,根据他正直的良心,他有意识地站在受害者一边。他希望跟大家,跟他同城的人们,在他们唯一的共同信念的基础上站在一起,也就是说,爱在一起,吃苦在一起,放逐在一起。因此,他分担了他们的一切忧思,而且他们的境遇也就是他的境遇。”(加缪《鼠疫》)

 

 

    为了增加互动性,关于阿娇那段可用来加入对王老板的恶搞文的讨论。鉴于这段提到的原因,我的意见是这种恶搞有“某种程度的不宜”。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