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哈尔滨奴工案续二   

2008-03-24 17:4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尔滨"奴工案"续:9名吉林奴工仍有7人未回乡(图)
 【进入论坛】 【推荐朋友】 【关闭窗口 2008年03月24日 07:38
傅献民 崔颜锋 魏绘轩

王金华给丈夫打电话询问儿子是否回家 记者 董海东 摄

王金华给丈夫打电话询问儿子是否回家 记者 董海东 摄

 

   新闻回顾:四川民工路上离奇失踪被骗东北当“奴工”(图)

    9名吉林奴工中仍有7人未回乡

    其中包括一名16岁少年,他的母亲很担心

    9名被遣返的吉林奴工中,仍有7人未回乡

    昨日7时,在外漂泊近十年的王富有终于把回乡的脚印烙在了汪清县,与他一起回来的还有自己18岁的智障儿子王滨,汪清县救助站站长孙培乐将父子二人接到救助站后,开始了一天的帮助王富有的寻亲之旅。


但因离开家乡时间太长,王富有提到的几个亲人都已经搬了住址,汪清县救助站站长孙培乐只好将父子二人送往汪清县福利院栖身。

    镜头一

    “我在外面受尽了别人的白眼,谁都看不起我,要不是政府对我好,我现在可能又得出去打工,过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了。”“奴工”王富有非常感激救助站把他们父子安排到福利院。

    智障儿子没被记在吉林“奴工”名单中

    “警察找到我们住的地方时,我和儿子都在那里呢,我们爷俩都给那个姓谭的干活,跟他干有一年多了。”王富有说自己到哈尔滨打工已经有三年的时间,因为带着智障儿子王滨,所以对生活也没什么大的希望,只求混口饭吃就行。2005年王富有在到达哈尔滨火车站后就认识了第一个工头张某,当时张某找他做的是抬面粉、扛水泥的活,有时候他也到工地上去运沙子。

    王富有说:“当时说给我和我儿子一天30块钱,结果这笔钱迟迟没有给全。”无奈之下的王富有在干活时通过老乡认识了也在找民工干活的包工头谭某,谭某对他说,在他那里干活供吃供住,一天还给50元钱,王富有心动了,当天就卷起行李跟着谭某来到了工地。

    等到住处的时候,王富有看到当时的场景就蒙了,“不单是正常人还有像我儿子一样的智障人也在那里干活。”王富有在谭某的手下干了一年多的时间,直到最后被解救也没拿到自己该得的工资。

    哈尔滨市呼兰区救助站站长李廷喜说,因为王滨是和父亲王富有一起被遣返,所以在登记遣返对象的时候就没有提他,但在总的名单里面是有登记的。

    “他们不打我儿子但总打其他智障人”

    王富有说,因为自己和谭某的几个打手认识的时间长,所以谭某的手下并不欺负他们爷俩,王滨也因此要比其他智障民工幸运。

    “他们不打我儿子但总打别的智障人,还经常不给他们饭吃,稍微有不对的地方就上去一顿揍,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王富有说,自己在那里一直不走的一个原因就是等待谭某给自己算工钱,毕竟去别的地方住还得花钱,而在这里还有地方住、有饭吃。

    没找到亲人爷俩被送往福利院居住

    王富有刚被接到汪清县救助站,站长孙培乐就开始急匆匆的帮着王富有寻找亲人,孙培乐介绍,按照相关的救助管理条例,救助站必须把流浪人员交给他们的亲属才算完成遣返程序。然而,已经离开家乡十年的王富有除了一个远房的姐夫外已经想不起任何的亲人。

    “他说的这个姐夫我们也到他的老家天桥岭镇查了,但人家已经搬走好几年了,我们最后只好把他们安排到汪清县福利院。”孙培乐说。

    对于救助站的安排,王富有非常感激,他说:“我在外面受尽了别人的白眼,尽挨欺负了,还拉扯着一个智障的儿子,谁都看不起我,要不是政府对我好,我现在可能又得出去打工,过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了。”

    镜头二

    “妈妈想你啊,快点回来吧!”,“奴工”刘任权的母亲王金华希望儿子在看到报道后,能马上和家人联系,不要让家人担心。

    返乡儿子仍未归来家人很担心

    2007年3月份,家住农安县杨树林乡杨家洼子村15岁的刘任权,因赌气离家出走后再无消息。在事隔近一年后,他的父亲刘会清认为在哈尔滨被解救的劳工中,有一个人可能是他的儿子,3月22日12时立即乘车赶到了哈尔滨。

    刘任权的母亲王金华说,儿子只念到初二就不念书了,平时挺聪明的,去年的3月27日,儿子和他爸爸吵了一架后,突然就失踪了,家人找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音信,在得知儿子在哈尔滨的消息后,孩子的父亲刘会清立即赶了过去。王金华说,自从丈夫离开后,她的心里就一直忐忑不安,害怕孩子气性大不回来,又害怕孩子再次赌气出走找不到。

    昨日,王金华怀着复杂的心情,给丈夫刘会清拨打了电话,询问是否找到了儿子。“没有,孩子不知道去哪儿了!”电话里,传来了刘会清颓废的话语。听到丈夫这么说,手拿电话的王金华眼圈有些发红,声音也有些颤抖,“这孩子能去哪里啊?”说完,王金华放下电话开始擦拭双眼。

    父亲表示不会放弃对儿子的寻找

    说话间,刘任权的亲属们都赶了过来,他们在听说刘任权的遭遇后,都非常担心刘任权现在的安全。刘任权的大娘说,现在全村都在议论着这个事情,他的母亲为此上了不少的火,不知道这个孩子怎么想的,咋就不能理解家人的心呢?说完,刘任权的大娘叹了一口气。

    王金华说,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儿子在看到报道后,能马上和家人联系,不要让家人担心。“妈妈想你啊,快点回来吧!”王金华说。

    昨日,记者电话联系了刘会清。正在乘车返回农安的刘会清在车上告诉记者,他到哈尔滨后,来到哈尔滨市呼兰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随后了解到,儿子和其他三人已一起离开砖厂,并乘坐哈尔滨到长春的2510次火车返回长春。但是儿子是否持票上了火车,或者是到了长春,儿子是否还在生气不愿意回家,这些他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不会放弃对儿子的寻找。

    镜头三

    除聋哑人孙龙明依然在哈尔滨市呼兰区孟家乡一养牛户家中暂时居住外,还有六名吉林“奴工”未返乡。

    仍有七名吉林“奴工”未返回家乡

    昨日17时许,记者再次来到合隆镇大白营子村,57岁的刘君家依然“铁将军”把门。他的侄子刘承江说,叔叔刘君自从走了之后一直没有回来,到底在哪里打工,谁也不知道。不过,他们希望叔叔这回能学得聪明点,不要再被人骗了。

    刘君的邻居说,他是和刘君一起坐车去的长春,在车上刘君曾对他说,要去一个熟人那里去打工,就是因为被人骗怕了,所以这次他出门打工很谨慎。现在,刘君具体在哪里打工,他们都说不清楚。

    在记者联系白金贵、徐忠宝、邢星会、王占顺这四名被遣返民工的亲属和当地政府后得知,这些民工仍未返回家乡,截至目前,仍有七名吉林民工未返回家乡,包括依然在哈尔滨市呼兰区孟家乡一养牛户家中暂时居住的聋哑人孙龙明。

    声音

    长春劳动监察部门:绝不让奴工事件在长发生

    对于“奴工”事件,长春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的相关负责人说:“在户籍管理严格的大都市里,民工是一个组织松散、处于社会边缘的弱势群体。他们的求职方式比较特殊,几乎没有任何同雇佣方讲价钱的资本,甚至连最基本的劳动合同也无法签订,他们的权益基本以口头契约的方式得以体现。因此我们要全方面为他们考虑,合法的维护他们的权益。”

    对此,长春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一直严格执行相关法规,要求用人单位与民工订立劳动合同,明确双方的责任和权利。凡是不与民工订立劳动合同,或者合同中有明显不公平甚至违法内容的,对该企业施以重罚。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此外,长春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还同工商、公安部门,设立紧急维权机构,接受民工的投诉,为民工提供行政与法律援助。

    长春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的工作人员说:“保护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进城务工人员的合法权益,其实就是在保护我们自己。”他们表示,一定会加大力度保护农民工,绝不让“奴工”事件在长春发生。

    影响

    央视关注“哈尔滨奴工案”

    摄制组昨抵达哈尔滨拍摄

    记者昨日从哈尔滨方面获悉,中央电视台一档由著名主持人撒贝宁主持的法制类节目工作人员已经赶往哈尔滨市呼兰区拍摄,哈尔滨市呼兰区政府的相关领导正在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

来源:东亚经贸新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