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凉山童工续  

2008-04-29 10:2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警方控制部分涉嫌工头
本报《凉山童工调查》引起省市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刘志庚批示:要尽快将童工解救出来,尽快将人贩子绳之以法
2008年4月29日 南方都市报
  昨天下午2时许,童工们提着行李搬出出租屋。
  昨天下午2时许,童工们提着行李搬出出租屋。
  准备“转移”到长安工厂上班的凉山童工。
  准备“转移”到长安工厂上班的凉山童工。
  石排警方解救凉山孩子,控制住工头,孩子落泪。
  石排警方解救凉山孩子,控制住工头,孩子落泪。
  童工被带回公安分局调查。
  童工被带回公安分局调查。
  警察控制部分涉嫌工头,并将童工带回公安分局调查。
  警察控制部分涉嫌工头,并将童工带回公安分局调查。

  ■热闻快读

  本报昨日报道的《凉山童工调查》引起省市相关部门高度重视。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对此专门作出批示。

  昨日上午,东莞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崔建召集局直有关单位主要领导,部署工作并成立专案组。省劳动与社会保障厅派人来莞督办,市劳动监察部门则对相关工厂展开排查。市总工会还约请本报记者了解此事,报道中涉及的各镇区也迅速作出反应。

  热度系数:★★★★★

  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对此专门作出批示,“请公安局、劳动局尽快介入调查了解事实真相。如属实要尽快将童工解救出来;尽快将人贩子绳之以法;也要尽快以事实回应社会和媒体。”

  昨天,本报“凉山童工调查”出街后引起强烈反响。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对此专门作出批示。当日上午,东莞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崔建召集局直有关单位主要领导,研究部署工作并成立专案组。广东省劳动与社会保障厅亦派人来莞督办,东莞市劳动监察部门则对相关地区和工厂展开排查。市总工会还约请本报记者详细了解此事,报道中涉及的各镇区也迅速作出反应。

  石排镇迅速成立打击非法劳动力市场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由镇长担任组长。昨日从下午到晚上,该镇出动警察控制部分涉嫌工头,并将童工带回公安分局调查。

  现场:40童工提着行李等待“转移”

  昨天下午2时许,记者来到石排镇石兴路277号发现,一些年约13岁的小孩正背着行囊、提着行李,拐入石兴市场约50米处。他们和一些大人聚集在小卖部前,大概有40多人。在一家慧佳便利店前,两来自越西县的童工告诉记者,他们准备转到长安工厂上班,想要准备一些洗漱的东西。至于到长安哪家工厂上班,他们称,“要问老大才清楚。”

  记者随后转出,在石兴路327号陈氏出租屋及旁边的安安出租屋,记者看到聚集着大批同样是背行囊、提行李等候转移的凉山劳工,其中不少人稚气未脱。

  出租屋门前,瘫坐在蛇皮袋上的他们,男的在抽烟,女的在啃甘蔗,闲聊着他们的下一站。“电子厂待遇还可以,玩具和制衣厂都不大好。”他们对未来每小时超过3元的工作,充满了期待。

  在他们旁边,粤S和粤B的面包车来回穿行,工头在和从车上下来的人们谈价。“要不是因为情况特殊,平时这个价我们根本不愁。”记者靠过去,细听他们谈话,“现在不能在这里住,转移需要成本,所以适当低价也可接受。”

  房东:警察说没身份证不让住

  记者获悉,昨天中午,警察就过来和陈氏出租屋二手房东陈生说,没身份证的小孩,就不要在这里居住了。所以,昨天下午,才有了几十人集体搬出来的火爆场景。该二手房东称,他的租金是按10元/天缴纳的,但每房间只能居住三个人。

  记者从童工处了解到,他们接到老大的电话,说暂时不再在这里居住。“听老大说警察不让住,有一批人也找到工厂了。”记者之前频繁接触的童工和工头,昨天始终未见露面。

  行动:镇长挂帅清查劳动力市场

  昨天下午4时30分左右,记者在现场看到,石排公安分局赶到后立即将几名准备转移到工头控制住,随后,又将数十名站在路边的童工劝说回公安分局,并将对其身份逐一核实。

  石排镇党委委员王永权告诉记者,早上见到报道后,镇委、镇政府立即采取措施,迅速成立了石排镇打击非法劳动力市场专项活动领导小组,多部门联合行动,全面清查镇内劳动力市场。晚上石排镇还将对全镇的出租屋进行全面清查。劳动分局和工会一定会将隐藏在石排的非法劳动力市场揪出来,清查情况后将逐一向社会公布。

  ■部门回应

  全国总工会关注童工事件

  相关部门已迅速介入调查

  报道出街后,引起上至全国总工会,下至东莞各相关部门的关注。昨日下午,全国总工会劳动保护部在接受百度财经频道采访时表示,该部门已从网上关注到本报对“凉山童工调查”的报道。

  昨日上午11时,东莞市总工会权益保障部有关负责人也约见了本报记者,表示市总工会当日上午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立即联合相关部门,对事件展开调查。他们向本报记者详细询问了采访经历,希望本报记者能够提供更多的线索。

  省劳动保障厅:督办调查该案

  本报昨日报道的“凉山童工调查”也引起省市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昨日上午,由广东省劳动与社会保障厅督办,东莞市劳动监察大队紧急开展行动,对报道中涉及到的镇区及工厂进行调查。

  东莞市劳动监察大队负责人何柱坚告诉记者,至昨日下午,包括劳动监察人员在内的多个部门已经对相关地区及工厂进行了首轮排查,近日内将对报道涉及的情况进行彻底调查。

  何柱坚表示,近年来,劳动部门对非法黑职介、黑工头,以及包括童工使用在内的非法用工打击力度一直很大,每年都会有一到两次专项检查。在不缺普工的情况下,正规企业冒险用童工完全没有必要,而东莞众多中小企业恰恰是最难监管的部分,很多小型企业根本就未到劳动部门备案。

  何柱坚表示,“黑工头”是流动的,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带着工人走佬了,“黑中介”也是如此。证据收集难,即使有证据,劳动部门也只能对其进行行政处罚,但罚款相对于他们的非法获利仅仅是相当小的一部分。要杜绝此类事件,需要包括公安、工商等政府各部门联合监管。东莞市劳动局副局长陈汉驰也表示,劳动部门将彻底调查,东莞土地上将不允许出现童工。

  凉山州政府:成立调查组近日抵莞

  昨日下午,本报记者还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外宣部取得了联系。该部李普山科长表示,凉山州政府高度重视此事。当日上午,州政府外宣部发文至报道涉及的几个县,安排相关人员进行调查。当日下午,州政府领导组织劳动局、教育局等有关部门召开会议,就此事成立工作组。州政府一方面将加强法制宣传,增强老百姓的法制观念,避免类似现象再度出现,另一方面近日将派人前往东莞,努力维护童工的合法权益。

  警方:带回部分人员调查

  记者了解到,东莞警方从“凉山童工调查”报道获悉情况后,市公安

  局领导高度重视。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崔建专门召集局直有关单位主要领导,研究部署工作。他批示主管刑侦副局长利焕祥亲自挂帅,由刑警支队牵头,从市公安局、石排公安分局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对事件中是否涉及拐卖、强奸的情况展开调查。

  昨日下午,专案组根据线索,在石排镇石兴路附近带回部分人员协助调查。目前,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塘厦:清查职业中介市场

  报道出街后,昨日上午,塘厦劳动分局也迅速展开了清查行动,对该镇内中介进行清查规范。亲自带队的塘厦劳动分局副局长曾穗捷向记者表示,“绝对不允许塘厦内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我们上午一接到市里通知,就组织人力开展了这次清查行动,希望大家能提供相关线索。”

  ■解救特写

  “我不想回家,爸妈把我卖了”

  昨天下午5时30分左右,记者在一百货店门口见到了两个小女孩坐在地上,看到那么多警察围过来,都被吓得哭了起来。

  “我不想回家,我爸爸妈妈已经把我卖了。”小女孩罗思琪哭着对记者说。无论警察怎么劝说,罗思琪和她的同伴就是不肯走,稚嫩的双手死命护着自己的行李,眼泪不断地往下掉。

  罗思琪告诉记者,她们都是来自越西农村。家里非常穷,她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她来这里已经四个多月了,跟着老板辗转各工厂炒更,做完一单就换一个地方,一般一个月换一个地方。

  当记者问她多少岁的时,罗思琪和同伴异口同声说出已满18岁,但她们看起来大约只有十二三岁。记者随即问能否拿出身份证时,她们都说放在家里了。而问到哪个是她们老板时,三个小女孩又低下头不语。

  劝说持续近半个小时,直到下午6时,罗思琪才和同伴一起上了警察的车,去协助调查。抬头时,两小女孩已是满脸泪花。

  ■专家视角

  “贫穷才是真正的原因”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侯远高称,当地孩子一有机会就想着外出打工

  “这里贫困面之广、贫困程度之深、贫困人口之多、贫困如此集中,在全国都是少有的。”

  ———教授侯远高

  “你儿子在那边很可怜,两三天才能吃到一顿米饭。”“什么,两三天就能吃到一顿米饭”。

  ———4月10日采访时,记者和童工马海曲布的母亲的对话,她母亲认为吃到一顿晚饭已经不错了

  昨日下午,百度财经频道就东莞童工买卖事件的责任方做了个网络调查,其中43.45%的网友认为责任应该在监管部门。但熟悉凉山的中央民族大学西部发展研究中心侯远高教授对此却持不同意见。侯教授认为,“贫穷才是真正的原因”。

  人口多土地少温饱难维持

  侯教授说,造成童工买卖事件的主要原因是贫穷。据凉山喜德县代理县长曲木伍牛在《凉山彝族地区贫困问题研究》一文中叙述,凉山州所辖17个县市,有11个县被列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占整个四川省36个县的近三分之一。“这里贫困面之广、贫困程度之深、贫困人口之多、贫困如此集中,在全国都是少有的”。

  侯教授解释称,凉山可以耕种的土地特别少,而人口又特别多,按当地的计划生育政策,每对夫妻可以生育两到三名儿女,但事实上,凉山很多家庭都生有四五个以上的子女,光靠土地甚至都不能够维持基本的温饱,所以才会想着各种办法来维持日常开支。他说,凉山地区很多孩子七八岁的时候变成家里的重要劳动力,在农村高强度的劳动压力下,他们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想着外出打工。

  凉山的贫穷,记者在采访中深有感触。在美姑、昭觉等老凉山地区,不少村民还居住在原始的、牛羊和人混处一室的平房里。房屋简陋、矮小,室内黑暗、阴湿,除设粮屯外,别无它物。他们常年以土豆、荞麦,配以自家腌制的酸菜为生,面黄肌瘦;他们也甚少与外界接触,基本上“通讯靠吼、交通靠走”。

  4月10日,记者在采访童工马海曲布的母亲时表示,“你儿子在那边很可怜,两三天才能吃到一顿米饭”。但他母亲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两三天就能吃到一顿米饭”。说话时,这位前几秒钟还在为儿子失踪而痛苦流涕的母亲,突然变得一脸惊喜。

  想赚钱只得把孩子送出去

  据侯教授介绍,前些年凉山外流出去的人竞争力差,很难找到工作,但就算这样,他们也宁愿选择在外面捡垃圾、偷东西什么的;这几年随着东部沿海地区的民工荒,凉山的劳动力越来越畅销,成年人几乎都出去打工了,如果还想赚钱的话,只好把孩子也送出去。

  侯教授称,带工现象在凉山地区极其普遍。侯教授创建的凉山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在昭觉县竹核乡开设“特困家庭女孩技能培训与就业安置班”,想用免费培训的方式安排适龄女孩进入正规厂家工作,但常常因为带工头的原因招不到学员。而政府开设的类似的培训机构———昭觉县青年创业培训中心也招不到培训学员。

  侯教授说,过去凉山很多家长都不想让孩子出去,但现在观念改变了,看到别人因为带工的原因有钱了,也就想方设法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去。“你们沿海的人可能觉得这些孩子每天工作13、14个小时很不人道,但对于凉山的好多家长来说,这不算什么,只要工头每个月能给他们汇上几百块钱,他们就已经感恩戴德了。”侯教授举例称,竹核中学原本有1700多名学生,但现在基本都被送出去了,顶多只剩三四百名学生。

  确保适龄孩子读完初中

  侯教授认为,如果要改变凉山童工的现状,最好的办法是政府出台强制措施,保证适龄孩子读完初中,并严厉打击带工现象。这些孩子初中毕业后,再由政府统一组织普通话、电车、缝纫等等技能培训,由政府协调联系就业机构,并定期回访。侯教授说,目前已经有部分地方政府在这方面努力,但做得还远远不够。他希望政府能够成立专门的部门,来建立合理合法双赢的劳动输出线路。

  ■网论

  本报昨日报道的《凉山童工调查》在网络上同样引起强烈反响,报道刊发当日,即有240余家网站转载,网上已有数万条跟帖。现将部分网友评论刊发如下:

  网易四川攀枝花网友:

  凉山地区严重的贫困,当地成年人的愚昧落后是这种事件产生的根源。挽救这些孩子不只是要取缔、查处这些黑中介和用童工者,要让社会关注凉山本地的经济和发展状况,关注当地人的生存状况。十岁大的孩子每个做父母的都心痛,可如果留在当地,可能需要干更重的活而得不到那每小时2.5到3.8元的工资,这才是大人们放孩子们出来的原因。

  网易东莞网友:

  我以前在石排镇永×厂上班,这里有三四百凉山的童工。他们刚来的时候,大热天也很少洗澡,身上的气味很难闻。他们做事很听话,很卖力。我看到这些人也真可怜,有的可能只有11-13岁,他们是祖国的未来啊,希望有关部门能去查一查。

  搜狐四川网友:

  我是凉山昭觉县的老师,学生偷跑去做工情况属实,跑出去后情况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穷啊,没法!

  网易深圳网友:

  我以前在石排一电子厂做过生产副理,那时有人弄了一批童工来做临时工,也是工头来工厂领工资,而员工每个月只能从工头那拿到560元。实际上他们的工资有900~1100元左右。后来我直接把我们部门的临时工转为了正式工,工资直接发到他们的账户。后来工头跑来工厂闹事。为这事,我跟人事部的副总(负责联系工头的人)闹翻,没多久我就被炒了。不过对此我至今没有后悔。

  腾讯网友:

  我看到这,我的泪水不自觉流了下来。这些事的出现,表明我国的法律还是不健全。为何出现这样的事,这不得不引人深思。中央的政策是好的,但是到了下面全变了味,像九年义务教育,其实在偏远的地方很少普及。

  26-27版

  统筹:本报记者 饶德宏

  采写:本报记者 韦星 刘辉龙 刘定国 饶德宏 丘想明 实习生 卫学军

  摄影: 本报记者 方光明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