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黑窑一周年回访录(一)张文龙:我经常梦见我还在黑窑里  

2008-05-30 15:55:03|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窑一周年回访录(一)张文龙:我经常梦见我还在黑窑里 
V @ 2008-5-29 10:52:33 阅读(1229) 引用通告 分类: 黑窑案发一周年 
先回答一个留言:

八英里 [218.82.117.*] @ 2008-5-27 18:47:36 
不要遗忘,不要遗忘,是为了不再发生这样的惨剧。
今天再次看到这张图片,和我一年前看到时的感觉一样,依然震撼和心痛。
他是谁的孩子,他的父母该是怎样的心如刀绞,如果可能,V能告诉我们他的近况吗?
他是张文龙(化名)。去年7月4日,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王兵兵“黑砖窑”一案在山西省临汾市中院开庭审理。张文龙的父亲是惟一到场的受害者亲属。但是直到今天,张文龙提出的附带民事赔偿诉讼一直没有下文。
他的父亲说,我真的不想再诉讼了。可是我的孩子就白白这样了吗?
我们在一年后又见到了张文龙,他恢复得比我之前预想得其实要好,精神已逐渐恢复正常。不过要进入正常的现实生活,似乎还需要更长的一段时间。
张文龙说,他还是经常会梦见自己还在黑窑里没出来。张父接过来说,我也是,我经常在梦里还在继续找他。

还有你博客右边的那两个孩子还没有找到吗?
还没有。
================================
 
 
黑窑一周年回访录(一)
 
张文龙:我经常梦见我还在黑窑里

受访人:张文龙(化名),曹生村砖窑受害者
访问人:方易仁 何希文 IamV
访问时间:2008年5月15日
访问地点:河南省G县
录音整理:青山依旧
 
黑窑一周年回访录(一)张文龙:我经常梦见我还在黑窑里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
 
我们在一年后又见到照片里的这个孩子,张文龙。张文龙从黑窑里获救后,有较长一段时间精神处于不正常状态。张父觉得如果孩子的实名出现在媒体上,会影响他未来的成家立业。所以,张文龙是个化名。
访问的地点也由张父安排在离家较远的一个宾馆的房间。窗后是古陵墓公园,翠绿,而且阳光耀眼。房间内则很阴凉。张文龙说,他现在经常会梦见自己还在黑窑里没出来。张父接过话,“我也是,我经常在梦里还在继续找他。”
下面尽量按照原话的录音整理,有些杂乱。张文龙说话不多,不过,显然他已经能正常地反应,这一点让我们感到很欣慰。
 
 
“(一开始)外面有狗看着,他们三个人连着换班看着,连续四五天以后不看了。有一回有个叫申海军的窜(河南方言,逃走――V注)了,把他拉回来……”
“我才开始进去的不是这个窑厂,第一个窑厂跑了一个,吃饭时候跑了,我听说被抓住了腿打折了。不是王兵兵的厂。”
“干活期间不让说话,下班以后才能说话。”
“没有朋友。”
 
张父插话:当时娃给老板衡庭汉写了个信,说身体现在不太好,外面还有人欠我的钱,我想回家把身体养养,去拿在郑州的饭店打工时欠的工资。……窑厂有四条狼狗,还有打手看着门,他根本就出不来。当时有个申海军出去以后没跑掉抓回来腿都打断了,他们都吓坏了都不敢逃了。
 
“想过逃跑,想着出窑时能和人接触了,能乘着车能窜,谁知道他们天天都看着。”
“有的拉砖的是亲戚就逃走了。”
“在里面快三个月。”
“在火车站。大概是三月的一天晚上,先在周边寻活,到一个烩面馆,烩面馆装修,他们说一星期以后你过来,我就走了,走到火车站,没地方休息就去火车站的电话亭休息,晚上一点多的时候,有个大概四五十岁的老头问我你住旅社不住,我说住,他说不要钱,走。到了他说到砖厂干活去,重型砖,我想着是耐火砖,说是去西安,我说中,第二天早上八点多,坐大卡车走了。到三门峡转车,转到大巴车,到临汾加油站路口,拦个夏利车,送我还有俩人,到第一个砖厂,停了几天又拉来四个人,衡庭汉带了四个人来了,他这个砖厂人不够,没法开工,只好找了七八个人送到第二个砖厂,就是王兵兵的厂。
早上五点多起床六点钟开始干活,谁要起来晚了,拿着啥就是啥,拿着铁棍就铁棍,拿着木棍就木棍就打。
早上是馒头和稀饭,中午是面条和馒头,晚上是包菜汤和馒头。中午出砖的时候渴了就提一桶生水,放着渴了喝。
各自干各自的,交流基本上没有。
有人逃出过,有个开拖拉机的到半路上,把拖拉机扔到半路上跑了。他就在里面开拖拉机的,他会开。
不知道刘宝。(刘宝即曹生村案被打死的那个受害者――V注)
“一个老头想走,老板娘说你先拿两千多块钱,把路费拿出来叫你走。现在就拿。他拿不出来,晚上说着要走,老板娘就让打手打,把他打出血了,胳膊上打出血了。”
“经常晚上做梦梦见那些事。”
“(现在)身体下雨时还痒。”(张文龙去年获救时全身严重烫伤,现已基本痊愈。――V注)
“我看报纸了。一个打手判了死刑,王兵兵判了六年,衡庭汉判无期。”
“我觉得衡庭汉判无期有点少,应该判死刑。他太坏了,有一晚上我不想值班,不想出窑,出窑有危险,我基本上天天出,有一天我不想出窑,他说你要不想出窑我拿开水泼你,他泼我,我晚上不再去了。”
“五月二十七还是二十八号傍晚的时候到医院,一个叔叔看我可怜,他说你给你家打电话让你爸来看你。当地一个人让我用他的电话给我爸打电话,到晚上一点多的时候,我爸来看我,我非常高兴。”
 
 
附:张文龙写给衡庭汉的信
 
尊敬的恒老板:
这一段我在你砖厂表现如何?你心里明白。我认为我自从调到窑里面出砖,我表现还可以。但是装窑的小周管的太宽,有一次,我和洋洋出砖的时候,我没理他,也不知道看不现我这个人,就拿三子爬(耙)子砸了我一下。我没理他。还有次,晚上加班出砖,带班的说让我和干儿子几个工人出砖,我说可以,我和几个工人还有干儿子出砖,出了一会儿,外面鼎砖的说还有8鼎。我听见了赶紧装,我想快点出完砖。我想干脆出完,回去休息。我想干脆装快点,就让几个工人和我装了6层砖。干儿子看见我装的太多,就拿大qiao(锹)打了我一下。我自从来到这个砖厂,小张、干儿子、小周他们几个砖厂工人经常打我。他们看不起我,说我是狗杂种、狗日的。如今我干了一个多月,我的鞋用了两双。我给老恒说了几遍,老恒就是不买。老恒看不起我们这些工人,因为我们是他们的奴li(隶),连狗都不如。我老家学校食堂,还欠我400百(多了一个百,笔误-V注)元钱,五月中旬到期,我还回去取工钱,请老恒高抬贵手让我回去取完钱,我还来砖厂干活。我太累了,我这些日子身体不好,经常肚子疼,我睡了。
 
 
                       你的工人大头
(黑窑里工人没有真实姓名,以绰号代替。张文龙被称作“大头”――V注)
                      2007年5月8日
 
黑窑一周年回访录(一)张文龙:我经常梦见我还在黑窑里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
黑窑一周年回访录(一)张文龙:我经常梦见我还在黑窑里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
 
 
信中所称“干儿子”应为刘东升,89年生人,曾随母被卖至河南,后被拐成为衡庭汉工人,后成为衡庭汉“干儿子”,成为曹生村黑窑工人兼打手。被判有期徒刑2年。--V补注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