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岳西山去年还“在逃”过  

2008-03-16 20:56:33|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岳西山去年还“在逃”过 
V @ 2008-3-14 23:33:02 阅读(1055) 引用通告 分类: 黑窑档案 
又搜到这篇,原来岳西山去年居然在逃过,真是奇怪,一个多星期前我见到的那个人可是一脸无辜,嚷着要“还我清白”哩。亦可与“岳西山撒谎”那篇对照阅读记者调查发现山西黑砖厂普遍存在未成年窑工2007-06-14 05:59:55 来源: 新闻晨报

新闻晨报6月14日报道 
一群十五六岁的孩子,在砖窑里搬动砖坯。他们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稍有怠慢就会棍棒加身,有的被监工暴打致傻或致残。他们蓬头垢面,有的身上还穿着沾满尘灰、破烂不堪的校服。他们中间,甚至还有八九岁的孩子。这是发生在山西南部几百座黑砖窑里的真实故事。
一群丢失孩子的河南家长就此踏上了漫长辛酸的寻子之路。在三、四个月的寻子过程中,他们陆续解救出近百名孩子,同时也揭开了一条河南、山西交界地带的“贩奴”之路。通过这条罪恶之路,几百名小至八九岁,大不过十七八岁的孩子被贩卖至山西黑窑厂做苦力,过着奴隶一般的生活。
晨报记者穿越豫晋两省,跟随前往山西晋城市寻找孩子的河南家长,试图探访这些非法使用未成年窑工的黑窑厂。
黑砖厂普遍存在未成年窑工
昨天下午,记者跟随五位寻子的家长,准备从郑州乘车出发前往山西晋城。“那里的黑砖窑最多,也最黑,还有女打手。”47岁的郑州人羊爱枝告诉记者。
今年3月6日,羊爱枝17岁的儿子雷辛(化名)在学校开学报到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家。后来,羊爱枝听说河南孟县有个孩子从山西省临猗县一个窑场逃跑回来,说那边有好多河南小孩,一车就拉过去八九个。“我猜我家雷辛也是这样被人贩子弄到黑砖窑了。”三个多月来,羊爱枝几乎跑遍了山西能够打听到的所有砖窑,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儿子的线索,却揭开了黑砖窑大量贩卖使用未成年窑工的罪恶。
“我给很多人讲过黑砖窑的事情,很少有人相信。”在车上,羊爱枝不止一次地对记者说,“你看到的不是个别现象,未成年窑工在这些黑砖厂都普遍存在。”
“没亲眼看到的人,就像听故事一样。我们亲眼看到了,泪都哭干了。”羊爱枝说着眼睛红了。她看到有些孩子的腿因为常年出窑烧得裂着口子,一些孩子的手上长着两三厘米厚的跟牛皮癣一样的东西。老板对他们说,用机油抹抹就好了。
在芮城一个窑场,羊爱枝看到一个30多岁的男人,衣不遮体,胯骨被监工打断了,腿可以转180度,萎缩得像细胳膊一样。“他们吃的饭都是夹生的,住的就是窑洞,白天让你干活,晚上10点以后下班,然后把他们用铁锁锁起来,大小便都在窑洞里,走到门口臭气熏得能呛死人。有个窑场的窑洞有二十七八米长,住了86个人,晚上外面的铁门就给锁上了,免得他们逃跑。”
寻子家长冒险救近百名孩子
眼下正是河南省麦收时节,往年这个时候,陈红军和妻子一定是早出晚归地忙着收割麦子。现在的陈红军夫妇却奔波于晋豫两地,为了找到失踪的儿子,夫妻俩不得不舍弃地里已经成熟的麦子。
陈红军是河南省新乡市长垣县满村乡陈墙村人。去年10月26日,儿子陈强(化名)所在的学校放假三天,陈强说到附近的方里乡找同学玩,却一去不复返。半年多来,夫妻俩找遍了山东、河南,陈强杳无音信。
失踪的时候,陈强正在读高二。
“他的成绩一直是班里第一名。”陈红军取出一张照片,那是陈强在清华大学门口的留影。“前年拍的,他说自己一定要考清华。”
在一个32开的笔记本上,陈红军夫妇俩写下了“寻子日记”,上面记满了各个区号的电话和手机号码,“这些号码都是找孩子的家长留下的。”
在这支寻找失踪孩子的家长队伍中,直爽泼辣的羊爱枝渐渐成了家长的领头人,被大家尊称为“羊大姐”。她随身带着上百张丢失男孩的照片,照片的背面是地址和电话。“家长们都互相交换照片,找到了就通知一下。”
四个月来,羊爱枝和陈红军都没有在山西窑厂里找到任何关于儿子的线索,然而,在众多家长的帮助下,他们多次冒险从黑窑厂中救出了近百名孩子。
5名家长的冒险救子路
4月8日下午,羊爱枝和4位家长来到山西省陵川县辖区的一个窑场。“我们和当地派出所的去了,发现三个孩子,都穿着校服,一看见我们就求救,说他们是被骗过来的。我哭着恳求那位派出所所长,说我们自费送他们回去。我们几个人就凑钱把这几个孩子送到郑州。”那一天,羊爱枝和家长们共解救出8个孩子。
4月中旬,羊爱枝和4名家长到陵川县一个窑场找孩子,但一无所获。从窑场出来后,被20多个打手追打。“他们有拿棍的,有拿铁锨的,还有抱石头的。我们只有开着车往山里面跑,他们有20多个人,我们只有5个人。”打手追赶了两公里才罢休。
5月23日,他们又来到山西永济市郭平店一家窑厂。在窑厂门口,他们遇到一个孩子拎着背包想回家,但窑主不同意。趁着其他家长和窑主交涉的时候,陈红军拉着孩子的手就朝外奔跑,结果被几名打手追上,幸亏家长及时报警,才得以安全离开。
5月24日,在临猗县临晋镇的瑞达砖厂,一个小孩偷偷将家里的电话告诉了陈红军,让陈红军通知他的家人。出了窑厂,陈红军立即用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那应该是扬州的区号,后来这个孩子被赶来的家人和亲戚救回去了。”
被解救窑工痛诉:“没有一天不挨打”
参与解救张胜利的家长张华凌(化名)告诉记者,5月11日上午,她和另几名家长在临晋镇赵窑窑厂发现了两名十七八岁的少年,其中一名抱着她的腿恳求带他离开。同行的临晋镇派出所一刘姓副所长却坚决不让带走。此时,另一名家长通过个人关系叫来几名武警,才将张胜利在内的4个人解救了出来。目前,赵窑窑厂的三名工头已被警方扣留,窑主岳西山在逃。
由于两名少年当天就被送回了上蔡老家,记者没有见到他们。昨天上午,记者在河南省公安厅刑侦九队遇见了6月11日被解救出来的窑工张胜利。26岁的他头上出现了白发,黝黑瘦削的脸上留有六七道或深或浅的伤痕。黑色T恤和深色裤子都沾满了污渍。一双沾满黄土的解放鞋,几个脚趾头露在外面。做完笔录后,张胜利向记者讲述了他被诱骗的经历。
记者:你是怎么被骗过去的?
张:去年3月6日,我在郑州市二马路劳务市场上找工作,一个女的说新乡有个造纸厂招工,每月600元,我就跟着她上了一辆面包车,车上还有7个人。但是车子过了新乡没有停,一直就到了晋城,我知道被骗了,要求下车,被他们打了几拳,就这样拉到窑厂了。
记者:去了就干活吗?
张:到窑厂已经是当天夜里12点了,我们七个人都被打了一顿,然后锁在一个窑洞里。第二天四点就被叫起来干活,主要是砌砖坯。
记者:经常挨打吗?为什么打你们?
张:没有一天不挨打的,干得快、干得慢都得挨打,他们打人没有理由的,有时候什么话都不说就给你一棍子。(说着话,张胜利掀起右腿裤管,露出膝盖上还没有痊愈的血红色伤疤。)
记者:在窑厂里怎么吃?怎么睡?
张:吃的就是白菜加盐疙瘩,还有馒头和稀饭,渴了就打开水龙头。每顿饭只给5分钟时间,拖延了就得挨打。每天早上4点起床干活,干到8点半吃早饭;中午吃完饭就干活,一直到晚上7点半,吃完晚饭就锁在屋里睡觉,还有人看着。
记者:你们没有想过逃走吗?
张:逃,往哪里逃?窑厂就在山窝里,只有一条山沟,还有打手和大狼狗看着,跑出去了也跑不远,拖回来还得打个半死。我们30多个人,互相都不允许说话,睡觉后也不能说。
记者:最后拿到工钱了吗?
张:也就是6月11日,武警去了,他们才给了我2000元工钱,以前一分钱都没有。岳西山去年还“在逃”过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