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南都周刊报道:山西黑窑奴工国家赔偿被驳回  

2007-09-14 16:24:00|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西黑窑奴工国家赔偿被驳回 
http://news.QQ.com  2007年09月14日10:24   南都周刊    评论12条 
第 1 2 3 4 5 页 
提要:经历了六七月间的集体愤怒、声讨和反思,山西黑砖窑事件进入八月后开始沉寂。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获救窑奴的命运陡然发生改变,有的拿到了赔偿款,有的回家后又外出打工,有的重新开始学业,也有窑奴再度失踪。随着黑砖窑事件逐步远去,窑奴们的痛苦和未来,似乎也正在公众的记忆中慢慢模糊。 


这些置身其中的人们——窑奴及其亲属、志愿者、律师、法官,乃至政府,无论是出于良知、正义,抑或职责,共同推动了黑砖窑事件的调查和处理,同时也将决定它今后的解决方向。 

遗留问题远比黑砖窑事件本身更为复杂。对奴工的赔偿、救助和治疗,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正如本刊刚刚获悉的那样,当山西黑砖窑案仅有的三名原告尚在等待二次开庭时间时,奴工庞飞虎、陈小军提起的国家赔偿也遭驳回,而上诉仍在进行。 

虽然无力,依然前行。   
国家赔偿之路:禁行 
“俺们不打了,咱是农民,这打官司太麻烦,咱就不费那个事了。”经过几次推来指去,奴工王锡明已然放弃了 
许志永代理并主导的庞飞虎、陈小军诉山西洪洞县公安局不作为并请求国家赔偿一案,9月初被裁定不予受理。驳回的原因是,这些奴工在被奴役期间未曾向当地公安机关报过案,因此不存在不作为行径。 
黑奴工西安百刀砍人 
杀人嫌犯陈冬是四川巴中人,此前被人骗到山西的黑砖窑打工,于7月初被山西人用汽车拉到西安火车站后赶下车,随后一直在附近流浪。 被抓后陈冬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杀人,由于已经两天没有吃喝,他只会反复说:“我饿。” 
相关:获救山西黑窑奴工再度失踪 网友寻找 
腾讯网友V发动寻找再次失踪的窑奴行动,点击加入,并提供线索>>> 
早前报道:黑砖窑工被打死焚尸 少年冒死藏骨为工友伸冤(民主与法制时报) 


编辑 陈宇 美编 何卓英 南都周刊记者 陈江 北京南都周刊报道:山西黑窑奴工国家赔偿被驳回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陕西 报道 摄影 赴山西志愿者(除署名外) 



南都周刊报道:山西黑窑奴工国家赔偿被驳回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
山西黑砖窑案披露后,洪洞县人民政府给被解救的窑奴陈成功出具致函,称将按有关规定兑付他在洪洞的劳动所得,而工资兑付后,也不妨碍他对非法砖窑负责人申请个人索赔的权利。 记者 谭伟山 摄 

南都周刊报道:山西黑窑奴工国家赔偿被驳回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
2006年6月底,山西临汾尧都区救助站,因为智障,五个获救窑奴无法回家。 
南都周刊报道:山西黑窑奴工国家赔偿被驳回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
整治后正规的砖窑。 
南都周刊报道:山西黑窑奴工国家赔偿被驳回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
山西洪洞县部分获救窑工近况(最新核实) 

7月20日,本刊刊登了经核实后的山西洪洞县31名被解救窑工名单。一个多月过后,这些黑窑奴工的命运也出现了不同变化,有的依法为自己伸张正义,有的重新回到了学校,有的外出打工,也有的再度失踪。 
点击浏览更多最新图片

在山西临汾市车站旁一个黑出租车聚集的地方,曾经的奴工庞飞虎与陈小军惊恐地看着身前身后,巴望着包围他们的黑司机们能够放其一条生路。 

这是公元2007年8月里阳光明媚的一天。庞飞虎和陈小军不知所措地发着呆,就像几个月前在这个城市的乡下被奴役蹂躏时的表情。二人在3个月前糊里糊涂地获得了自由,有如更早之前糊里糊涂地失去自由。而此时,他们又觉得有点不妙。 

黑司机们明显觉得自己的感情受到伤害,他们站在受害者的道德高度上,包围了这两个可怜的人,声称要用拳头向这几个素不相识的外乡人讨回公道。 

比起庞飞虎和陈小军的无措,在这个嘈杂的环境中,同行的北京政法大学的张亚东保持了一个法律界人士应有的镇定。他后来说,他觉得这些当地人有着比民族主义更狭隘的地域主义倾向…… 

显然,一个学者的思考无法解决这场市井中的风波。这一行人必须为自己不合时宜的口不择言买单。几十秒前,当黑司机们问这一行人要去哪里时,他们脱口而出“去黑砖窑”(他们真的是去黑砖窑所在地洪洞县曹生村取证),肯定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群情激昂的局面——就像3个月前,奴工们被解救时,当地人也没想到自己的名声会被更多的国人唾弃一样,全临汾甚至全山西的人都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显然,一直以来,人们能够承受的底线都被互相低估了。 

这是一个发泄点,积怨已久的怒火有可能因此而决口,而不幸的巧合是,奴工再次被裹挟其中…… 

“到底是谁受到了伤害呢?” 

好像所有人都是,因此谁也笑不出来。 

南都周刊报道:山西黑窑奴工国家赔偿被驳回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


南都周刊报道:山西黑窑奴工国家赔偿被驳回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
奴工张义(化名)的父亲发来的张义在被奴役时,写给黑砖窑主的一封“上诉信”。张义不知窑主其实姓王,抬头为“尊敬的恒(应为“衡”字)老板”。当然,张义的上诉没有起到任何效果,他很快便在一次事故中被烧成重伤,并且精神受到刺激,至今未愈。 

国家赔偿之路:禁行 

庞飞虎、陈小军诉一案被驳回 

在北京五道口的一家咖啡馆里,法学博士许志永笑了,说他很失望。“虽然在我们预料之中,但还是很失望。”他一边摆弄着自己的茶杯,一边念叨着。 

令这位近年来在法学界不断蹿升的年轻人失望的是,他代理并主导的庞飞虎、陈小军诉山西洪洞县公安局不作为并请求国家赔偿一案,9月初被裁定不予受理。驳回的原因是,这些奴工在被奴役期间未曾向当地公安机关报过案,因此不存在不作为行径。 

洪洞县法院驳回了国家赔偿之诉,这让两位代理人许志永和滕彪希望在行政许可法层面探讨黑砖窑事件的企图受到了严重挫折。本来,他们对于此次的介入抱持了一定的期望,然而现实终归让他们冷却下来。4年前,孙志刚案,此二人曾经联手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对《收容遣送办法》进行违宪审查,也间接对该法案的废止起到了作用,但显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整整一个月以前,许志永曾经在相同的地方向笔者表达过不愿介入黑砖窑一案的想法,而那时也正是几位奴工找不到律师为他们代理官司的时候。“寄希望在刑事附带民事这一块得到赔偿的可能性极小,即便判决支持,能否执行也是个问题。”许志永曾经如是说。 

他认为陕西人张徐波的案例是前车之鉴。张徐波案发生在几年前,也是被山西黑砖窑奴役并失去双腿,山西当地法院的判决支持了其向黑窑主索赔的主张,但至今没能得以执行。“除非是打国家赔偿官司……”他说。 

事实说明,国家赔偿这条路也不通。洪洞县法院认为:这些奴工在被限制自由期间未曾向当地公安机关报过案,而行政不作为按照法律规定必须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后拒绝履行或者不予答复,也就是说,报了案不管的才算数,没报案的不算。但显然,窑工们是没有办法在被限制自由的情况下报案的。 

之前,在四川省的一个城市里,发生过一起国家赔偿胜诉案,案件是公民报警后,警方迟迟没有行动,造成了损失,事主起诉当地公安机关,后胜诉。许志永提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在此案之后的一个批复,大体的意思是公安机关没有履行法定职责的,要承担相应赔偿。“按照这个批复的精神,洪洞县法院不予受理的原因是不能成立的,也从情理上说不过去。”许志永说。 

幸而,对于不予受理,起诉人还可以上诉,在收到不予受理的裁定之后,许志永立即向更高一级人民法院寄出了上诉状。 
“但显然,希望非常非常渺茫。”他摊了摊手。 

回到西安南都周刊报道:山西黑窑奴工国家赔偿被驳回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的兄弟二人,还是没弄明白自己为何又回来了。但他们的命运显然不如电影中的秋菊,在现实中,两个农民的法律尝试就这样搁浅了。 
黑砖窑案的主审法官,临汾中院的杨霞认为,为了平息事端,洪洞县政府早已替犯罪分子向奴工们支付了工资,因此奴工们不该再主张,法院也不支持。认为自己受伤需要索赔医药费的奴工,应该先进行司法伤情鉴定予以证明。对于没有受伤的奴工的精神损害索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精神,也不支持。 

奴工的法律尝试 


国家赔偿案刑事附带民事案原来是两码事 

显而易见,对于许志永和滕彪来说,义务代理此次国家赔偿案,其核心目的就是打算推动中国法制进程,争取个案突破,而赔款只是这一目的的附带奖品,这也许是奴工庞飞虎与陈小军自己无法理解的。 

他们至今还没完全弄清楚国家赔偿案与之前的刑事附带民事案是两码事,而在他们看来,能够最终找到北京的律师代理自己的官司,向随便什么地方或人索赔,已经是大闹天宫的事,至于进一步的起诉上诉、司法程序、法制进程、行政许可等等,已然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畴。 

虽然他们才是整个事件的主角,但他们惟一能做的就只是等待,等待某一个城里人给一个他们只能接受的通知,不管是好是坏,如此而已。 
双方之间的鸿沟显而易见。当居中推动此事的学者张亚东看到奴工庞飞虎用了5分钟还是没能写出自己的名字,内心无限感慨并汲取了继续为弱势群体鼓与呼的力量时,庞飞虎只是觉得特别不好意思,他还窘迫地笑了笑,怕文化人张亚东看不起他。这貌似是两个不同的群体偶然间走到了一起。 

虽然目的各不相同,但如果不是许志永、滕彪、张亚东等一众法律界人士在最后时刻介入了这件事,庞飞虎和陈小军已然是不可能继续走下去了。 

8月初,在看到了另外两名河南籍奴工以刑事附带民事的形式向黑窑主及打手等一众人索赔后,庞飞虎和陈小军终于决定也要向他们“讨个说法”。但此时,由于极为特殊的原因,陕西省内已经没有律师和法律援助中心愿意为他们代理,此时的法律尝试,对这几个山里的农民来说,不啻为天方夜谭。 

庞飞虎和哥哥曾经尝试到临汾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诉讼状,希望加入到原告的队伍当中(进入8月后,除了该案原有的2名原告奴工外,只有陕西籍奴工王孟找到了代理律师递交诉讼状,被增补为刑事附带民事原告,该案民事部分目前只有这3名原告),却被以种种理由拒绝。法院的人让兄弟二人找洪洞县的劳动部门,而后又被县劳动部门支给了县民政部门,民政部门在告诉兄弟二人不能打官司后,替二人买了两件T恤两条裤子两张车票,就送回了西安。 

回到西安的兄弟二人,还是没弄明白自己为何又回来了。但他们的命运显然不如电影中的秋菊,在现实中,两个农民的法律尝试就这样搁浅了。 

黑砖窑案的主审法官,临汾中院的杨霞认为,为了平息事端,洪洞县政府早已替犯罪分子向奴工们支付了工资,因此奴工们不该再主张,法院也不支持。认为自己受伤需要索赔医药费的奴工,应该先进行司法伤情鉴定予以证明(记者注:司法伤情鉴定需要公安机关或律师事务所开具相关手续)。对于没有受伤的奴工的精神损害索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精神,也不支持。 

“俺们不打了,咱是农民,这打官司太麻烦,咱就不费那个事了。”经过几次推来指去,奴工王锡明已然放弃了。而他的难友庞飞虎和陈小军,还在等待一个他们也搞不清楚具体情况的、叫做国家赔偿的官司。 
两个城里人的经历 

在这个令人忧心忡忡的秋天,城里人辛艳华和网友V都为自己的执着而自豪。虽说,这种自豪时不时就和胆战心惊窝在一起。 

北京网友V最近又在自己的博客中转发了几个有关奴工申请国家赔偿被拒的帖子,这是黑砖窑最近惟一的新闻了,V不希望人们遗忘黑砖窑。 

在黑砖窑事发后,6月下旬,V曾自费到山西省内寻找失踪的奴工,他的美好愿望是能够在这个民族危难之际出一份力,献出一份爱心。 

V在山西省内走访了很多县市,跟随很多家长去寻找他们的孩子,但无一成功。即便是最知名的洪洞县曹生村黑砖窑,由于初始阶段缺乏责任心,当地政府也只是将奴工送上各种公共交通工具了事,因此造成了很多智障奴工失踪。V希望寻找这些人,可想而知,他的努力最终失败。 

作为一个三岁孩子的父亲,V对寻子家长们感同身受,“我很惊奇,进入8月份任何地方都再也没有黑砖窑的讯息了,太不可思议了。”V瞪着眼睛笑道,“如果国人就这么忘记了这件事,所有人都会蒙羞。” 

V开始在牛博(某博客网站)上开立寻找奴工的个人博客,希望动员网络力量帮助家长们寻找孩子,“至少是不让人们轻易忘记这件事,咱们可能太容易忘记一些事了,这不好。”V为了不能忘却而行动着,“当然,我可不想做善事而惹上麻烦。”他说。 

相比之下,辛艳华宁愿人们都忘记她。 

当老袁、一个坚韧的河北父亲,将身在黑砖窑的辛艳华的侄子救出并一路护送至她手中才含泪离去时,那份悲怆和执著震撼了她。从那一刻起,辛艳华知道,她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以另外一种形式踏上寻子之路。当她在大河网上用“中原老皮”之名贴出《400位父亲泣血呼喊:谁来救救我们的孩子?》的帖子时,她的丈夫还完全蒙在鼓里。侄子的凄惨遭遇使她深感切肤之痛,因此写就的血泪呼救信引起了广泛关注,******、******等先后批示,河南、山西迅速展开解救行动,孩子们的命运终于迎来转机。 

调查这个发帖人,进一步查证破案线索,是山西警方首先想到的重要工作之一。 

辛艳华很快进入警方视线,很多于此有关的寻子家长也被传协助调查,山西警方首先有个疑问,家长们怎么能证明自己的孩子成了黑窑工?又怎么能说就在山西黑砖窑呢? 

没和警方打过交道的辛艳华有点担心,自己躲到了朋友宿舍,把7岁的孩子送到了周口老家,把搜集到的失踪人员名单及对此事的担忧,发给了自己信任的亲朋好友,嘱咐他们若她有意外,就将它公布于众。亲朋好友,伴她度过了那段最恐慌和迷茫的日子。 

但显然,事情没向辛艳华想象的方向发展,经过一次气氛友好的对话,辛艳华还是配合了山西警方的调查工作。 

作为一个7岁孩子的母亲,受害奴工的姑姑,辛艳华希望自己在感恩和良知下做了正确的事情,不会因此招致祸端,“生活回到正常的生活状态,忙碌而幸福。经历过惊惧的生活之后,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我希望一切真正结束了。” 

“至于今后的,不论是寻找失踪的孩子还是赔偿找到的奴工,这些事,像我这样的弱女子,可能也做不了什么,惟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注视着吧。”辛艳华如是说。
 
尾声 

7月22日下午两点多,西安市辛家庙过街天桥。 

今年以来,西安市发生的最残忍的凶杀案上演了。 

按照当地媒体的描述,案情非常简单,衣着褴褛的犯罪嫌疑人陈冬在辛家庙附近向一家服装店的老板索要五元钱,被老板轰出店外。随后,陈冬从一家卖肉的店铺偷走一把菜刀,走上路边的过街天桥,恰逢在辛家庙附近做生意的中年男子柏某经过,陈冬上前挥刀连砍这位素不相识的人100多刀,致其当场死亡。 

根据警方侦讯,杀人嫌犯陈冬是四川巴中人,此前被人骗到山西的黑砖窑打工,于7月初被山西人用汽车拉到西安火车站后赶下车,随后一直在附近流浪。 

奴工陈冬杀人后并没有跑,而是在原地磨刀,菜刀早已卷刃。 

据知情人介绍,被抓后陈冬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杀人,由于已经两天没有吃喝,他只会反复说:“我饿。” 

而且,一边说着,他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