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获救窑奴冯建伟和史国强去了哪里?  

2007-09-14 15:47:13|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获救窑奴冯建伟和史国强去了哪里? 
http://news.QQ.com  2007年09月14日11:53   南都周刊    评论10条 
第 1 2 页 
编者按:山西黑窑工获救后再度失踪,志愿者们通过各种方式仍然不知道下落。以下是一位关注黑窑奴工命运的网友的随笔。山西黑砖窑案发生后,这位志愿者和其他网友先后自费去山西考察,企图有所作为,但行动效果不彰,无力感犹存。2007年6月,包括“冯建伟”和“史国强”在内的一些获救窑工再度失踪,这再次使这位志愿者感到必须有所作为。于是,他以网友“V”的个人名义,在网上发起“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的接力活动,希望通过传递的力量,呼吁公众持续关注黑砖窑事件,找回窑工,救赎自己。 
山西洪洞法院拒绝对其国家赔偿 
“俺们不打了,咱是农民,这打官司太麻烦,咱就不费那个事了。”经过几次推来指去,奴工王锡明已然放弃了 
许志永代理并主导的庞飞虎、陈小军诉山西洪洞县公安局不作为并请求国家赔偿一案,9月初被裁定不予受理。驳回的原因是,这些奴工在被奴役期间未曾向当地公安机关报过案,因此不存在不作为行径。 
黑奴工西安百刀砍人 
杀人嫌犯陈冬是四川巴中人,此前被人骗到山西的黑砖窑打工,于7月初被山西人用汽车拉到西安火车站后赶下车,随后一直在附近流浪。 被抓后陈冬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杀人,由于已经两天没有吃喝,他只会反复说:“我饿。” 
早前报道:黑砖窑工被打死焚尸 少年冒死藏骨为工友伸冤(民主与法制时报) 


故事·特别讲述 编辑 陈宇 美编 何卓英 特约撰稿 V 
获救窑奴冯建伟和史国强去了哪里?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
获救窑奴冯建伟和史国强去了哪里?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 

一位关注黑窑奴工命运的网友的追问 



“我深信这次寻找对一个民族所具有的象征意义。 在中国的‘后黑窑时间’,怀着愤怒, 继续追问罪责,诚然是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 从爱的方向,去寻找,去救赎,更是一件不得不做并且应该长期坚持的事情。 寻回那些再度失踪的窑工,不仅仅是为他们以及他们的亲人,更是为我们自己。” 

山西洪洞县民政局设的临时救助站点。这里条件简陋,获救而不知家在何方的智障窑奴很可能再度走失,志愿者认为包括这个问题在内的黑窑善后工作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引子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这是一份特殊的寻人启事。 

它寻找的是两个山西黑砖窑事件的受害者:“冯建伟”和“史国强”。2007年6月,他们在获救后再度失踪。当地政府正在寻找他们,现在,请你也加入到寻找的队伍当中来。 
…… 

请谨记传递这份特殊的寻人启事,不要让爱与祝福的接力在你这里中断。记住这两张迷茫的面孔,他们在中原大地上失踪,但不应该从我们的心中失踪。找回窑工,救赎自己。 




7月下旬,我从山西回来,开始传递这份特殊的寻人启事。 

我不认为我能找到他们,但仍然期待着奇迹发生。 

可是,能称之为奇迹吗?只不过是寻找两个人而已。想想当初通缉马加爵的情形——如果为了恨,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四处躲藏的人;那么为了爱,我们怎么会找不到两个希望被别人找到的人? 

一个半月已经过去,而反问依然存在。 

《南方都市报》评论山西黑砖窑事件时也有一句反问:“黑工被解放,黑窑被肃清,文明就重现了么?腐烂掉的人性如何重生、麻木掉的人性如何复苏?请回头看看来时的路。” 

这是中国所处的“后黑窑时间”,失踪者构成了中国大面积人性沦落背景中的一个触目的塌陷,急需填补。 

我写信给我尊敬的师友,请他们帮助传递。 

在信里,我说:“我深信这次寻找对一个民族所具有的象征意义。在中国的‘后黑窑时间’,怀着愤怒,继续追问罪责,诚然是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但从爱的方向,去寻找,去救赎,更是一件不得不做并且应该长期坚持的事情。寻回那些再度失踪的窑工,不仅仅是为他们以及他们的亲人,更是为我们自己。” 




有人通过QQ问我,冯建伟、史国强找到了吗?我略感好笑,但仍然心怀感激地回答:没有。 

发起接力“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活动以来,我把两句话当作自己的座右铭: 

一句是Leonard Cohen(诗人、作家、歌手)关于悲观的话:“我根本不认为我是一名悲观主义者,悲观主义者是那些老是等着下雨的家伙,而我,早已浑身浇透。” 

另外一句是笑蜀的话:“做最坏的打算,尽最大的努力。” 

坦白讲,跟许多人一样,我总得想办法自己激励自己。虽然明知冯建伟、史国强很难找到,虽然一再给自己打预防针,做这些事对自己的意义大过对别人的意义,象征意义大于现实意义,但焦虑和郁闷并不会停止袭击我。 

有时候,我气急败坏到什么程度?我甚至会腹诽那些支持接力寻人活动的评论家们,为什么你们不再为黑窑事件发言?为什么不停地转换话题? 

我明白,虽然他们谈论的题材不同,可针对的是同样的罪孽。如果这些言语能够产生救赎,那么救赎最终会到达窑奴那里。 

我明白这些道理,只是到处都是呼号的人们,呼号挤压着呼号,使我难以呼吸视听。一个人的呼号即使再微弱,也能清晰可辨;呼号多了,便成了杂音,因为它们是那么容易被互相抵消,呼号淹没在呼号里。 



一天早晨,我从噩梦中被电话惊醒,是网友志愿者曾经救助过的一位窑奴父亲打来的。“我的××这辈子就完了,他的脑子坏了,成天糊里糊涂的,媳妇也找不上了……我要投诉去,去北京获救窑奴冯建伟和史国强去了哪里?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 

之前我们曾就赔偿问题咨询过××被奴役地的劳动局,对方很爽快地答应,只要能提供奴役过他的窑场和窑主的名字,就可以索赔。 
但××想不出来。我劝这位焦虑的父亲,去北京可能没什么用。慢慢想些办法吧,总会好起来……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就跟那些善打“太极”的人一样,像一个骗子。 

很多曾经愤怒的人可能会像鲁迅那般想过:离山西黑窑事件曝光的日子也有三个月,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 
那些窑工,已经迎来了救主的降临。可是,是哪里出了岔子?他们想忘却痛苦,可幸福同时也被遗忘;而当他们企图找回幸福时,只找回了痛苦。 

那是一种沉闷而迟钝的痛苦,终身无法摆脱。 

痛苦的是,他们不知道痛苦是如何发生的。世界由一团不可理解的痛苦的固化的迷雾组成,它包裹着你,那么紧,以至于你认为已与它融为一体。
 
第 1 2 页 




最新的新闻。 

《南方都市报》某天的封面图片:一个少年被“撞车党”控制,先是被敲断了胳膊,然后变成了敲诈工具。他的断臂是这样制成的:用冰块冻木了,再用铁棍敲断,然后服止痛药止痛。 

那些窑奴所能感受到的那种沉闷的痛苦,如果能够具化,大概就是这种痛罢? 

冯建伟、史国强,还是没有找到。 

他们去了哪里?也许,他们的命运和那少年一样,四处流浪,被撞车党之类的犯罪团伙控制,胳膊被冷冻、敲断,然后被丢弃。 



6月18日,郑州获救窑奴冯建伟和史国强去了哪里?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火车站的“农民工中转站”依然在活动。冯建伟,会不会被再次转卖到黑砖窑?因为,“全国很多地方都有砖窑,不卖到山西,可以卖到其他地方(《燕赵都市报》6月19日报道)。” 

冯建伟、史国强遭遇的“非法用工”在“其他地方”都有存在:黑龙江、北京、河北、河南、湖南、湖北、广东、新疆、云南……搜索一下网页,你会得到无数非法用工的案例。 

7月初,窑工陈冬被人用汽车从山西拉到西安获救窑奴冯建伟和史国强去了哪里?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火车站后赶下车,开始了他在西安的短暂流浪。冯建伟,史国强,是不是也去了一个这样的陌生城市? 

7月22日,西安市辛家庙附近的过街天桥,陈冬突然发疯,冲着一个陌生过路人挥刀连砍100多刀,致其当场死亡。事后,陈冬笑着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杀人。 

冯建伟,史国强,会不会也在突然间被无边的愤怒与恶意控制,从地狱出来,却进入深渊? 



7月30日,全国各地共组织检查乡村小砖窑3.7万户、小煤矿0.8万户、小矿山2万户、小作坊5.2万户,其他用人单位15.9万户,共涉及劳动者1267万人。 

劳动保障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专项行动开展一个月以来,已责令9.8万户用人单位为149.8万名劳动者补签了劳动合同,补发11.6万名劳动者工资和经济补偿金1.3亿元,财政垫付2265名劳动者工资或生活费428.6万元,督促用人单位为劳动者办理社会保险53.6万人,解救农民工1340人,救助残障人员367人。 

庞大的数字里,还是没有冯建伟,没有史国强。 

半个月后的8月13日,劳动保障部、公安部、全国总工会联合工作组在太原获救窑奴冯建伟和史国强去了哪里? - i.amv - 寻找“冯建伟”“史国强”…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山西黑砖窑事件的集中调查处理工作基本结束。同一天,少年魏文林从山西逃回了家里。他于8月1日凌晨被劫往山西的一个黑煤窑。 

黑砖窑、黑煤窑、黑工队; 

山西、河北、黑龙江、新疆、广东、湖南、湖北; 

某个城市的溅满血迹的过街天桥…… 

冯建伟和史国强,可能去了那里。 



关于寻找,我也遇到过尖锐的反问。 

找到他们又怎样? 

会像庞飞虎、陈小军那样?欲索要民事赔偿,律师却因为受到压力突然撤销代理;终于有律师为其提起国家赔偿之诉,又遭当地法院驳回; 
又或者,像张徐波(2002年轰动全国的断脚窑奴案主角)那样?他幸运地得到温总理批示,打赢了官司,索赔49.6万元。然而多年过去,他仍未拿到赔偿。 

是的,如果找到他们,之后他们仍然可能生活困顿,在坎坷中挣扎。但我想,这至少意味着,痛苦的循环结束了。 

所以,还是想请问一句: 

您可以转贴这份特殊的寻人启事吗?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