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山西窑工维权日记:寻找李振杰  

2007-08-20 11:05:26|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16日
   
   今天我们表示要从周道明离开永济的地方开始查,了解周道明被解救的情况,既然6月7日这个砖窑就被查处并解救出工人,为什么周道明到23日才送到政府呢?这十多天他到底在哪里呢?如果仙俊耀说他在砖窑吃饭是真的,怎么可能当时没有被发现并解救呢?提出要求后,劳动局领导表示,可以马上安排送周道明到办事处的李卓以及办事处的武装部长来让我们调查情况。
    九点半左右,李卓来到宾馆,他向我们陈述,砖窑出事后,6月底的一个双休日,村里一个人也是窑上做事的打电话给他,说窑上一个人又跑回来了,他就打电话报告给办事处的武装部长,并将周道明送到城北办事处。我们问他是谁打电话给他,他怎么都说不出来。6月7日砖窑被查处,解救出30多个民工,7号到23号周道明在哪里呢?既然是村里的人打电话给他,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是谁呢?李卓显然有所隐瞒,我们决定还是从周道明这里找线索。我们问周道明是否认识这个李卓,他说他认识,但说他姓杨。我们又问他是不是能回忆起砖窑解散后的那些日子他住在那里,他说可以。于是,我们又坐上劳动局的车子,由周道明引路出发寻找。
   从宾馆出发,由周道明指引,大约开了七八公里,走的大都是田间小道,同行的劳动局安书记说这边根本没有砖窑,应该走错了,我们对周道明也半信半疑,耐心的告诉他走错了没关系,但他似乎很肯定。直到看到一个路牌栲佬镇任村,我恍然大悟,仙俊耀、仙俊秀兄弟不就是这个村的吗?我们信心大增,我更是对周道明的方向感崇拜的不行。跟着周道明走,问了两个老人,终于走到仙俊秀的家。周道明说就是这里。一位老人走过来,他是仙俊秀的父亲,周道明认识他并对他点头打招呼 ,说他做饭给他吃。过了一会儿,仙俊秀的媳妇过来把门打开,我们问他住在那间,他带着我们一直往院子里面走,过了一个小门,又看到一个院落,房子比较新,他指着一间绿色玻璃门的房间说他睡在这里,这间房没有床,他说他就睡在地上,这个院子就是仙俊耀的家。在仙家院子里,他非常熟悉的拿起水瓢饮水,和狗打招呼,自己去小围墙后面的厕所,显然是住了些日子。我们问他是谁带他来这里的,他说是刚才那个姓杨的送过来的,也是姓杨的接他出去的。为什么仙俊耀他们要把他藏起来呢?又心生疑窦。
   下午,我们决定让周道明直接和李振杰直接见面,让他指认李振杰。劳动局的同志带领我们到了李振杰家,一到门口,周道明就告诉我们这是杨老板的家,并且这个杨老板还是书记,上午那个姓杨的是他的儿子。原来李振杰就是他心目中并一直提起的杨老板。走进李振杰家,他本人并不在家,家人说他看病去了,不知道在那里。我们要求看照片,而他的妻子说没有照片,我们无法指认。走出李家,我们重返振杰砖场,在他砖场的办公室看到了李振杰的照片,他马上认出这就是杨老板。墙上挂着的采矿许可证明确的经营范围只有200万块砖/年,场地为0.12平方公里,而目前我们看到的他是两个窑,场地和生产能力都明显超范围经营。周道明曾经指认的这个砖场工人住的工棚已经被推翻了,劳动局领导告诉我们这是整治的结果。但这个砖窑并没有停工,有个工人还在烧窑,我们问他是不是认识周道明,他说不认识。而周道明却认出了他,告诉我们这个人是听火的师傅,是山东人。那位师傅只好说,认识周道明,周是下面这个窑干活的。然后我们去了城北办事处,到了周道明离开永济前住过的健康旅社,他对方向有着天才的认识,车子一拐弯,他就告诉我们这边是去旅社。又在政府、法院、公安局门前做了拍摄和留影,周道明对这些机关的名字都认识,但对于他而言远远不如砖窑熟悉。也许他的意识中并不知道这些部门是干什么的,可以并且应当维护他的权益。
   晚上,我们一起开会,要周道明做记者采访张律师,他非常专业的拿着摄像机,问他工棚倒了要不要重建以及这段时间工人住在哪里的问题,还戴上了高记者的眼镜,说这样更象一个记者.采访结束,我们假装开会,讨论砖窑发工资的问题,要周道明造个工资表,他给我们每个人编了名字,考虑发多少钱,最后他决定每个人发10块。我们问他是否也领过钱或者在工资表上签过字,他说没有过。
   今天总结的时候,觉得最神秘的也是最关键的人物还是李振杰,他是村支书,是人大代表,模范党员,同时是砖窑窑主。他一方面榨取周道明之类的血汗,一方面又给村里捐资助学,修建花园。周道明究竟是怎么到他的砖窑的?他为什么要对周道明以及我们避而不见?为什么解救行动时只有周没有被交出来?心中有很多的疑惑同时也滋生很多的猜测。
也许明天就是我们在永济的最后一天了,不知道明天的结果究竟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