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新疆托克逊再现黑窑  

2010-12-13 16:3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砖厂雇大量智障者充当苦力 厂长自称行善(图)

加尔思绿色建材厂不绿色。支禄 摄

工人在高粉尘的环境下工作。 支禄 摄

隆冬时节工人依旧挑灯夜作。 支禄 摄

  12月9日,本报(网)接到群众举报:来自四川省渠县的黑心者,打出“残疾人自强队”的旗号来蛊惑人心:建材化工厂从“残疾人自强队”招人做工,一旦进厂,这些如同“包身工”一样在毫无防护措施的条件下没日没夜从事着超负荷的劳动,人狗同食,得不到任何报酬却饱受欺凌,建材化工厂发的“工资”全部被汇往四川渠县“残疾人自强队”负责人曾令全的手中。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这些“包身工”如果稍有不规,就会遭到监工皮带的抽打,或者是体罚、饿饭等形式的惩戒。

  2010年12月10日,记者赶赴托克逊县库米什镇工业园区进行探访,揭开这一现代版“包身工”的内幕。

  砖厂雇佣大量智障工人

  12月9日,有知情者向《吐鲁番日报》打电话反映:托克逊县库米什绿色建材化工厂从四川渠县带来一些“智障工”,充当建材厂的苦力,建材化工厂只管“智障工”能够填饱肚皮,除此以外几乎不需支付任何报酬。

  据知情人称,这群特殊劳动者,他们中大多数人和正常人有很大区别,衣衫褴褛,形容枯槁,面无表情,一眼就能看出非聋即傻。尽管他们身体或大脑有缺陷,但是在监督之下,也能有条不紊地干着又苦又累又脏的活,装车、搬运石头、上料、扛袋子,没有一人敢偷懒。

  这位知情人说,托克逊县库米什绿色建材化工厂的老板宣称是“智障工”, 怕出问题实行集中管理,平时不能让工人走出厂门。平时吃不饱,导致有些“智障工”逃出厂门,到周围厂里要饭吃,剩饭,馒头屑……有时捡起别人丢弃的烟头来抽,抓回来就进行残酷的惩罚,毒打后用铁链锁住,让其以后“听话”。这位知情人说道:“有一次,一个工人跑出来,监工恶气腾腾地用手指着说:‘旦旦过来!’这个名叫旦旦的跑过来‘扑腾’一声就跪下,监工朝脸抽打。还有一次一个工人解手,监工过去一脚踢倒,这位工人求饶道:‘我干,我干!’听到凄惨的声音,刀子一样割着人心。”

  据另一名知情人透露,酷暑冬寒时,托克逊县库米什镇工业园区许多场子歇工,而这家库米什绿色建材化工厂雇佣的“智障工”们,这些永远不能疲惫也无法疲惫的“劳动机器”休假的“好运”丝毫不会降临道他们的头上,毕竟是“劳动机器”。当地人有句顺口溜:“不怕电机烧,只怕工人不干活。”

  托克逊县库米什绿色建材化工厂使用“智障人”充当苦力,无疑会使这群缺乏关爱的弱势人群身体再受摧残。为求证该消息的真实性,12月10日,记者匆忙奔赴托克逊县库米什绿色建材化工厂,以探究竟。

  没有工资领的“劳动机器”

  12月10日,冬天的戈壁滩茫茫而苍凉,一阵一阵的冷风打在脸上像刀割一样。在托克逊县库米什镇工业园区,进入冬天,大部分厂子已经歇工,工人都回家了……当天,托克逊县库米什绿色建材化工厂的机器虽然没有转动,记者看到工地上,“智障工”依旧工作。记者正准备接近,有人发现用沙哑的嗓音喊道:“老板,照相。”此刻,石料堆后边冲出一个人,记者旋即离开。

  夜里,机器开始转动。为了能记录下他们的工作状态,伴随黑夜和机器的轰鸣声,晚上9时到夜里12时,以堆积的石料堆为掩体,记者再次迅速赶往工厂藏身操作台下。伴随机器的轰鸣声,滚滚的灰尘像巨蟒样向黑暗的天空旋去,借着灯光看到:他们的蓬头垢面,有的用绳子缠着衣服。记者数了一下正在干活的有4个人,有气无力搬石头、给机器上料、装袋子、扛袋子、砸石块。

  第二天天亮,得到对方信任后,记者接近工作台,看到机器旁边忙着干活的那些智障人士。记者在废尘中,看到他面庞黑瘦,手像粗树皮一样,看见一个衣着褴褛的人问:“你是哪里人,来这里干活多久了?”他向四面傻傻地望了一下,向记者走过来。他说自己叫王力。王力说,“我曾经想逃出去,两会都被人家抓回来”,“抓住就往死里打,打怕了”。当记者问到,你家在那儿?他小声地说,黑龙江望奎县,出来旅游,被抓来的。40岁了,在这儿干了3年,没给一分钱。家里还有个老妈…………忽然,王力不说话了,“呼”地一下像电击一般的逃过石料堆,慌忙地拿起工具用尽全身力气往料斗里盛料。记者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转过身一个穿黑色皮夹克的酷似少年的人向记者赶过来。后来,记者在采访中得知:这人是老板的儿子。

  冰冷的房间四处狼藉,厚厚的灰尘积满房间,房间里的铁丝床上铺着纸、破布。在冰窟样的房间有人躺着,记者问道,他说名叫刘双辉,看见身后有监工就没说什么。接下来,当记者独自闪身走进房间时,刘双辉向记者递过卷的烟,“问抽烟不。”他告诉记者,自己是安徽人,几年前,家里人多地少,出来以捡破烂为生,让人家骗到这个地方,4年了,一分钱都没给,妻子叫杨宝兰。记者上前抹了一下酷裂的像松树皮一样的手时,感觉心猛地像刀子割在心上。此刻,刘双辉用床上的破布和露出棉花被子把自己死死捂住,一句话不说。

  记者知道不能呆过久,赶紧走出房间。

  中午2时,工人们被老板急急地唤回来。老板娘喊了几遍“吃饭!吃饭!”工人才摸进自己的房间,从床底下的破箱子上、从床边破被褥里掏出饭盆。记者看到个个冻得发抖,有的碗积了一层污垢,端碗的手不停地颤抖。两条狗进来吃锅里的饭,一只自然而然把头伸进锅里吃。老板娘顺手抡起勺给狗食盆挖了一勺锅里的饭。

  在吃饭的间隙,记者发现有个蹲在外边石台上吃饭,记着就过去询问。他说,自己叫彭如伟,已经在这儿干了3年,没给一分钱,有时还吃不饱,老板娘不给钱,一直想搭乘便车逃出去。

  当记者偷偷问起有人打他们不,他们警觉性很高,忙着回避,眼里充满恐惧,面如土色。


  

受伤了得不到医治,依旧得工作。 支禄 摄

工人捡拾老板的烟头过烟瘾。 支禄 摄

如此住宿条件让人寒心。支禄 摄

工人生活的地方粉尘遍地。 支禄 摄

  用智障人做苦力是行善

  对于托克逊县库米什绿色建材化工厂使用“智障工”的行为,该厂老板李兴林表示,在这里可以吃上饭,从某种程度上说,还是行善。

  当记者问到这些工人是从那里来的?托克逊县库米什绿色建材化工厂厂长李兴林说:“2008年,10个人全都是从四川省渠县残疾人自强队一个叫曾令全的人手下招过来的。”随之,李兴林向我们展示了曾令全一同在四川省渠县残疾人自强队挂牌下照的相片和一张打款的自动出示的收据。

  记者问他们每个人叫什么名字,李兴林笑着说,他们傻乎乎地说不清楚,怎么能知道他们的名字,说着还用双手向记者进行比划。这些人在外边得不到温暖,在这里有饭吃,我们还有监护权。一天不停地看着他们才安全。丢了,还得自己出去找。万一出去冻死了怎么办?

  李兴林说,这些人既没有办残疾人证,也没有身份证,保险公司不敢担保。自己想给办个团体残疾证,因为万一出上个事情就麻烦了。没有身份证就一了了之。李兴林说这些人吗,“暂时是个光鸡蛋,死了就是方块块。”记者说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时,李兴林补充道:“活着的时候不值钱,死了就值钱了。”

  “这些傻子干什么都让人操心!”李兴林说,现在一共10个人(记者估计有11个人),每天实行两班倒,这些都是经过一段时期的使用符合劳动条件的人留下来的人。李兴林说,他们是脑子缺陷的人(意为:傻子),整天要人盯着。今年4月份,一个人就花一个晚上走到托克逊县城,我们打电话到处找,第二天托克逊刮的风很大,就翻墙去避风,被人发现后送回了派出所,住在旅馆,说自己是在库米什粉石头的,就被城镇派出所的送回来。此时,李兴林很有成就感的向记者眉飞色舞的夸着自己。

  当记者问到,给工人是否发放口罩以及棉衣棉裤等越冬的必备品时,李兴林的妻子从一个房间里拿出两只口罩说:“口罩有,他们就是不习惯戴。”还拿出两条棉裤向记者展示。

  李兴林最后说,过年的时候,他想把这些人送回四川去。

  利益驱使构成非法用工链

  当记者问到,你们的这些员工从哪儿招来的?李兴林拿出2008年9月9日,李兴林和曾令全签订了《劳务协议》,而没有任何公证机关、公证人公证的协议书上的末尾是两人血红的指印。

  在协议书上,赤裸裸显示着一条令人震惊的黑色“财富链”:

  经甲(李兴林)、乙(曾令全)双方协商,甲方用乙方(渠县残疾人自强队)第二批队员5名。而此协议上,前面的人员按前面订的协议不变,继续实行。在签字之日起,一次性付5名队员半年工资9000元,下欠工资于2008年10月15日每月付750元至2009年9月15日止。第二批队员5人,每月每人工资300元。第二批5名队员,2008年9月15日至2009年9月15日期间,每人工资3600元,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也不敢有没有活干。甲方必须给乙方付清工资。

  在这段充满血泪的财富链条的一端,是四川省渠县一个名叫曾令全的“渠县残疾人自强队”负责人。此人从社会上“收集”流浪汉后送到建材厂当工人,这些人的工资全由其代理人领取后汇到他的账户上。而在链条的另一端,建材厂的老板可以用比市场低得多的人工成本,来完成生产任务。

  从《劳务协议》中我们看到,2008年年初,四川人李兴林夫妇托克逊县库米什绿色建材化工厂后。同年9月,李兴林同曾令全签订了劳动合同,由曾将渠县“残疾人自强队”的5名流浪乞讨人员带到托克逊县库米什绿色建材化工厂做工,委托李兴林负责管理。


  

破旧电视是唯一的娱乐。 支禄 摄

工人们透露,因为记者来采访,老板才给他们的饭菜里加了肉。 支禄 摄

老板娘给工人和狗一同开饭。网络图片

一位工人蜷缩在材料堆上发呆。 支禄 摄

  连线:四川渠县民政局

  2010年12月13日,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养所(四川省渠县残疾人自强队)到底和四川省民政局有什么关系?记者拨通了四川省渠县民政局的电话,询问渠县是否有“渠县残疾人自强队”、“渠县残疾人收容所”两个单位。

  渠县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局没有渠县乞丐收养所(渠县残疾人自强队)来登记注册过。他们不知道曾令全这个人,如果有,它属于个人行为。

  记者上网搜索发现,据《中国青年报》2007年报道,2006年湖南耒阳市因一名无名乞丐的死亡而牵出过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养所,经警方调查了解,这个收养所是靠收集并控制众多残疾人做工牟利,该乞丐是做工时被毒打致死的。渠县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当时在接受记者的采访中表示,该县没有任何民间的乞丐和残疾人救助组织来登记注册过,且他们并不认识曾令全这个人。而警方称,耒阳市无名乞丐案发后,曾令全即已潜逃。

  本报将继续关注这一事件。

工人无任何劳动防护,只能绑一块破布自我保护。 支禄 摄

廉价劳动创造的产品堆积如山。 支禄 摄

皲裂的双手见证工人们的非人生活。 支禄 摄


    编后:吐鲁番地委得知此事后,立即责成有关方面调查处理。本报(网)将继续关注这一事件。

(吐鲁番网—吐鲁番日报)

 



引文来源  新疆托克逊再现黑窑 - Qzone日志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