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一个曾经做过黑窑工的人回家了  

2010-06-11 18:1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找人行动”读者一呼百应 旱区独居老人之子被找到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发表时间:2010-05-17 08:34:27 ­

 

 

­

­■屋前呆坐的老人转过头来,看着儿子一步步走回家。网友任广园供图

­

­

­

本报“找人行动”读者一呼百应,旱区独居老人之子“黄洪牛”被网友找到­

黄洪牛回家了!西南大旱中,独居老人黄德保仅靠一池脏水度日。本报曾刊文为老人寻找其外出打工13年的儿子——黄洪牛。­

没有一张照片,仅凭一个名字,报道出街后引发强烈反响,不少网友积极找人。终于,在见报的10天后,黄洪牛找到了!在网友的帮助下,他回到了贵州六盘水市盘县民主镇锅底塘村的家。­

问及为何久久不回家,黄洪牛直言,“我混成这样连坐车的钱都没有”。­

是盘县贴吧管理员任广园首先找到了黄洪牛。­

此前,网友程龙在看到本报相关报道后,主动找到盘县当地网友帮忙,很快,任广园和贴吧网友们加入进来。他们自发连夜驱车前往锅底塘村,给老人送上纯净水。本报的寻人报道出街的同时,任广园也开始利用贴吧群,开始人传人地寻找黄洪牛。­

几经周折,消息辗转传到黄洪牛的一个朋友那里,任广园很快与黄洪牛取得了联系。原来,失踪的这些年,黄洪牛一直都在郑州打工,如今在一家砂锅店当服务员。­

前日下午,黄洪牛乘火车抵达盘县红果镇,任广园带领贴吧志愿者们驱车接上,随即便往锅底塘村赶,终于在当日晚上7时抵达黄家。­

当晚,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了黄洪牛,电话那头的他声音轻柔、普通话标准。一问一答中,他常常轻笑着。他告诉记者,“我无时无刻不想回来,但我混成这样连坐车的钱都没有……”直到看到本报报道,他才终于下定决心,回家!­

“没有你们,我回不来!”黄洪牛告诉记者,外出打工的这十多年里,他的遭遇很坎坷。刚开始被骗进了黑窑厂,不但没钱,连人身自由都受限制。后来他去­建筑工地打工,干了两三年老板跑了,几万块工钱打了水漂;后来又进修鞋店,不包吃不包住卖不出鞋油分文没有,黄洪牛却认为这是他干过的最好的工作。最后来­到这家砂锅店,虽然包吃包住一个月有一千元,但黄洪牛觉得很难受,“老板动不动就骂人,很烦。”­

就这样打了十多年的工,黄洪牛依然身无分文。这十多年间,他只回了三次家,第一次是回去看父亲,第二次是回去办身份证,最后一次是身份证办好了回去领,每次都只待了两三天。­

见到本报报道后,黄洪牛才知道家乡旱灾,见到报纸上老迈的父亲独自喝着脏水,他一咬牙,终于辞工回家。­

这次回家,黄洪牛带回了一千多元,这是他的全部家当,“全部给父亲,随便他买点什么吃的穿的,到时候我去给他买……”­

当记者问到“为何不愿回家”,黄洪牛说:­“我不甘心像他那样”­

长大后发现现实让人失望­

记:为什么那么长时间不跟家里联系?­

黄:没赚到钱没脸回家……家里也没电话,那时村里也很少有人家有电话的。当时出去带了一个远房表哥的电话,后来那个电话就打不通了,找114也打不通。这次回来才知道,他们家电话坏了,停机了。­

记:在外面那么久不想念他吗?­

黄:想!天天想!想他有吃的吗有穿的吗,有没有人照顾他……但我连车票都买不起,连自己的生活都顾不好。我常常想起他的好,从来不打我不骂我,每次老板骂我我都想到他,很伤心。小时候我很想快点长大,赚到钱孝顺他,但等我长大以后才发现现实让人失望。­

最怕我回来他已经不在了­

记:为什么不愿意回来?­

黄:回来能做什么呢,家里地都没有……我从小就看到他这么苦,以前卖箩筐很苦,为了一点点饭就帮人家干活,为了养活我……连叔叔都说他是傻,他太苦了,我很想替他,但我不甘心像他那样。如果我像他那样,那我以后还不如他。­

记:你就不怕你不在这些年他出事你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

黄:这些年最怕的就是这个,我早晚会回来的,就怕我回来发现他死了,那我也会死了的。­

记:这次回来打算做些什么?­

黄:也就是挑挑水做做饭,家里也没地种。他很高兴,我却没什么心情。­

等他走不动了我回来背他­

记:你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

黄:看这一千多元能撑多久吧。我肯定还会再出去的,但这次会在附近找,我要看着他。­

记:他没有留你吗?­

黄:他没说过,我也没感觉到,他也不知该怎么办。如果能赚到钱,我肯定会来养他的。以后他走不动了,我就会回来背他。­

记:打算找什么样的工作?­

黄:打算到盘县或昆明找份工作,找个熟人带我出去,不然我又会被骗,以后赚到钱了就半年或一年回来一次。等机遇来了我出头了我会接他出去。­

老人:回来就好了­

其侄子感慨称:从没见过他这么高兴­

记者昨日清晨即时连线了黄德保老人,电话那头的老人虽然口气淡然,但仍有掩饰不住的喜悦,相比上次说不上几句就哭了,这次老人一口气说了很多“挖苦”儿子的话。其侄子黄洪益感慨地告诉记者,“从没见过他这么高兴,说什么都是高兴……”昨天一大早,还有不少村民赶来黄家,看望老人,“太高兴了,他脸色都好看很多了,话也多了……”­

记:儿子回来给你带啥了?­

老人:啥都没带(笑),他又没啥钱,拿什么来买啊?­

记:儿子回来了有什么要他做的?­

老人:他能做什么!回来就好了,看看他自己想做些什么。­

记:儿子有什么变化吗?­

老人:还是个憨包。(大笑)记:听说他又要出去?老人:他说要出去打工,去一下又会回来的,在家也没什么给他吃的……­

记:他走了你一个人行吗?­

老人:不行也没办法,就自己管自己了,就怕他出去又被人欺负……这次他出去要他留个电话号码,以后有事可以找得到他。­

夕阳西下,炊烟四起,车子逐渐驶入锅底塘村。映入眼前的这一切让黄洪牛既亲切又伤心,它是这么的熟悉,它却还是这么的穷!­

黄洪牛带头爬上自家位于山坡上小屋,渐渐近了:年迈的父亲坐在屋外的长凳上,双手抚着凳沿,仰头望天。听到脚步声,老人慢慢转过头来,呆呆地看着­他,满脸的皱纹里看不清表情。“我回来了!”黄洪牛定住,对老人说。“回来了嘛,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老人端详着他,一动不动。“我死不了,谁死了­咱也不会死……”黄洪牛朗声一笑,转身进屋。­

老人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没有说话。久未见面的父子初相见竟有些生疏。大家都愣住了,旁边的任广园连忙说:“大爷,他回来了。”老人抬头拉住黄洪牛的衣角,马上又低下头嗫嚅,“他回来还不是要走……”说着说着,老人的眼眶又湿了。随后,老人一言不发进屋,开始收拾起床铺,眼泪就顺着皱纹一路从颊边滴落……整理好铺盖走出来,看着大家,他又咧嘴笑了。­

晚饭是父亲先吃的,是早上剩下的米饭和煮白菜,父亲吃完后,黄洪牛再接着吃。黄洪牛说,父亲曾想过要加菜,但在屋子里找了半天,没什么可加的。晚上八点,父亲困了,早早便上床睡去,留下黄洪牛一个人在黑暗中发呆。­

(黄琼)­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