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再度失踪的窑工

找回窑工,救赎自己http://t.sina.com.cn/lansidai

 
 
 

日志

 
 

江西青年“逃出黑窑”,后被认定为说谎  

2010-08-10 12:0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条新闻全放在一起,暂无法求证他究竟是否说谎。

疑点1:

新闻1中沈所述细节不大像编出来的,如对工人进行编号,我们过去在采访黑窑受害者时对方就讲述过相同的细节,但在媒体报道中似乎并没有见过。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听旁人说的;

疑点2:

新闻1的编后很奇怪,似乎在为接下来的辟谣稿做准备。

疑点3:

新闻2中描述的有关政府部门的效率高得匪夷所思。报道刚出街当天,已经“由岳阳县国土局组成的另一路调查小组已赶赴新开镇联合相关部门进行了地毯式的排查,结果显示,并无沈树百描述的场景。”半天功夫就地毯式排查完毕了。

疑点4:

新闻2中说沈在下午3点与记者一道寻找现场。然后又“再度撒谎”,接着说“昨日下午,临湘市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反馈的信息表明,路中多家砖厂老板并不认识沈树百。”这么快就有反馈了?而且凭什么相信多家砖厂老板,而不相信沈?砖厂老板为推荐责任,不承认认识沈树百,是很自然的事。为什么对此没有调查?

 

谁在撒谎?很想知道沈树百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江西青年自述“逃出黑窑” 称10年前被骗至岳阳一煤窑

http://www.rednet.cn  2010/8/2 15:01:52  红网  


  □本报记者 韩章 实习生 杨慧 周习银
  
  “有位从黑煤窑逃出来的南昌小伙,我让他到报社找你们,希望贵报能够帮助他平安回家。”昨日中午12时许,热心市民周建英致电本报记者说,她已委托朋友,骑着摩托车将小伙送到报社。约一刻钟后,一位穿着黄色衣服、身材干瘦、皮肤黝黑、走路一瘸一拐的青年来到报社。记者立即给他买来食物和水。简单的沟通后,这名自称沈树百的青年讲述了自己的不幸遭遇:
  
  我今年24岁,小学毕业后就辍学了,大约在2000年被人从南昌骗到岳阳一家煤窑打工。我和同伴每天上午8点上班,12点30分吃饭,下午2点上班,晚上7点30分吃饭,稍作休息后,又要加班到晚上10点30分。每天都有打手监控着我们,稍不留神,就会遭到毒打,我的腿就是这样被打残的。在煤窑里,每个劳工都不叫真名,编号就是我们的名字,久而久之很多人连自己的名字都淡忘了。另外,在工作期间老板每月只发给我们100多元的零花钱,而且当老板知道我们手上有钱时,就不会给我们继续发钱。
  
  煤窑附近20来米远还有一家砖厂,大概也是这家煤窑老板开的。整个煤窑包括打手大概40人左右,每个人都被打手严密监控。在煤窑工作很辛苦,伙食却奇差。我们每天早上吃馒头和稀饭加酸菜,中午吃的是冬瓜之类的素菜,一个星期很难吃到荤菜。我还记得有一对夫妇被骗来之后,发现落入陷阱想反抗,结果被打手打得头破血流,最后还是被迫劳动。我们4个人一个房间,晚上睡觉时外面有打手轮流值班监控。8月1日是我轮休的日子。早早地起床,多方申请后我才获准外出购物。出门前,我被打手蒙上了眼睛,用汽车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才给我解开蒙住眼睛的纱布。打手临出门前曾警告我,叫我在外面不要乱说,不要试图逃跑,说到处都是他们的人,一个电话就可以把我捉回来。打手说下午还会在原地方等我,不许带人来。即使警察来查,他们也不怕,因为他们是合法单位。在骗取他们的信任后,我登上了3路公共汽车,到步行街下车打的到了老民政局时,我才得知民政局已迁新址。无奈之下,我又上了50路和19路车,在向乘客打探去民政局怎么走的过程中,热心的周建英阿姨等人问我去民政局干什么时?我才讲述了自己的不幸遭遇。考虑到周末民政局不上班,周阿姨主动提出帮我拨打报社记者的电话。
  
  编后:令记者感到疑惑的是,沈树百不能准确说出自己的出生年月,家庭住址、父母的姓名等信息。沈树百回忆说,他读小学成绩不怎么好,父母不愿意去开家长会。经记者反复引导后,沈树百确定他的父亲叫沈亚兵,母亲叫辛丹,家住南昌市青云路。同时,他还想起家门口有个律师楼,还有一位叫杨冬的朋友。记者打开电脑,为他查找了青云路的周边情况,但他对这个电脑上显示的地形十分陌生,这些让记者疑虑重重。他所说的那家黑煤窑是否真的存在,本报记者将联系相关部门深入调查。
[稿源:长江信息报]
[作者:韩章 实习生 杨慧 周习银]
[编辑:王娉娉]
江西青年自述“逃出黑窑”经历 系编造谎言
http://www.rednet.cn  2010/8/3 15:00:42  红网


  相关链接:江西青年自述“逃出黑窑” 称10年前被骗至岳阳一煤窑

  本报讯(记者 韩章 实习生 杨慧)昨日,本报《江西青年自述“逃出黑窑”经历》一文刊发后,岳阳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张忠于非常关注,并部署抽调岳阳县劳动局、公安局、国土局、矿产资源办组成联合调查组,与本报记者一道,带着沈树百到新开一带进行了详细调查。最终确定:沈树百为了回江西老家,编造了“逃出黑窑”的谎言。
  
  昨日上午9时许,岳阳县劳动局监察大队大队长苏红辉致电本报记者称,该县已成立由4个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务必将沈树百描述的“经历”查个水落石出,坚决严厉打击非法用工,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经与本报记者沟通后,苏红辉与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沈波涌一行数人赶到岳阳市救助管理站,对沈树百展开了详细的调查问话后发现了很多疑点。公安部门通过人口信息网查不到沈树百所说的父母姓名,而且新开一带没有地下挖掘的煤窑等等,沈树百描述的很多细节都经不起严密的逻辑推敲。而由岳阳县国土局组成的另一路调查小组已赶赴新开镇联合相关部门进行了地毯式的排查,结果显示,并无沈树百描述的场景。
  
  为了消除所有的怀疑,下午3时许,苏红辉一行与本报记者一道,带着沈树百到岳阳县新开镇寻找“黑窑”的地址。途中,调查组工作人员有意让沈树百回忆沿途的线路,并让其指认3路车终点站地址。然而,到达了新开3路车终点站停靠点时,沈树百竟摆头说“不记得了”。而前天,沈树百说他就是从3路车的终点站上的车,而且附近100米处根本不是其描述的偏僻地带,周围群众也没有一个人见过沈树百。所有的迹象表明,沈树百描述“逃出黑窑”的经历纯为杜撰的谎言。调查组工作人员耐心地对沈树百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承诺可帮助他顺利返回家乡。实在难圆其说的沈树百,这才承认自己撒谎。
  
  沈树百说,他曾在临湘多家酒店打工,后因没有身份证被辞退。迫于无奈,沈树百自行找到了临湘路中一带砖厂打工4年,期间并未受到任何虐待。考虑到工作劳累,工资也不高,8月1日,沈树百因故自行离开那家砖厂后,乘坐班车来到岳阳市区,其目的是想得到民政部门的帮助返回南昌老家。
  
  昨日下午,临湘市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反馈的信息表明,路中多家砖厂老板并不认识沈树百,其讲述的内容真实性再次受到怀疑。下午5时许,记者再次将沈树百送到岳阳市救助管理站。途中,沈树百无比惭愧地向本报记者表达了歉意,说他不该编造谎言欺骗他人。救助管理站在核实沈树百的家庭地址后,将根据其意愿帮助他回到老家。


[稿源:长江信息报]
[作者:韩章 实习生 杨慧]
[编辑:王娉娉]
  评论这张
 
阅读(6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